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3月4日星期日

藏人为何自焚?采访美国藏学家罗伯特•巴内特


亚洲协会(Asia Society)采访藏学家罗伯特•巴内特(Robert Barnett)

     采访者:亚历克斯•奥托莱尼(Alex Ortolani) ( )

    发表时间:2012年2月24日

    译者:John Lee

    译文博客:http://beyondhighwall.blogspot.com/

    本文根据对罗伯特巴内特先生的电话采访整理。——采访者

    本周的早些时候,一位西藏僧人成为过去一年中反抗中国统治西藏的至少第22位自焚者。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研究所所长罗伯特•巴内特(Robert Barnett)说,这是藏人一种新的政治抗议方式,如果中共政府不改变在该地区的有些政策,这种行为还将作为一种表达不同意见的方式继续下去。

  为何僧人和尼师决定采取(自焚)这种特殊的方式抗议中共政府?

    他们选择这种抗议方式的原因还不完全清楚。西藏境内的民众,尤其那些生活在边远地区的人,有时能收听到一些境外媒体的藏语新闻广播,比如“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但未必对去年的突尼斯自焚事件有所了解,更不用说50年以前的越南僧人的一系列自焚事件。但是,他们应该听说过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抗议示威,这或许在一个广泛的意义上鼓励了人们把群众抗议当做一种寻求改变的手段。

    但是,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抗议方式或许是由于上一次2008年发生在藏区的抗议活动最终演变成为骚乱和暴力事件,当时发生了大约150起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暴力事件则给了中共政府借口去回避认真处理事件背后隐藏的问题和抗议者的不满,而自焚则似乎可以避免传统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的负面作用:它以一种难以漠视的方法向政府传达抗议者的愿望,这种方法不会对其他人员或财产造成损害,也不涉及骚乱。

    这些抗议都是要求“自由”和允许达赖喇嘛返回西藏。1994年中共政府西藏政策的突变似乎激发这一系列抗议,当时中共政府决定首先要集中精力攻击达赖喇嘛,并且强迫僧人和尼师谴责达赖喇嘛,同时还大大加强了对寺院和宗教的管制。这一政策最初是在西藏高原西半部以拉萨为中心的西藏自治区实施,但是在过去的10年里,这项政策逐步一个寺院接着一个寺院地推行到西藏高原的东部地区,这里居住着西藏人口的大多数,也正是最近的抗议示威发生的地方。这些政策包括在寺院里实施“爱国主义教育”、禁止崇拜达赖喇嘛、降低藏语在学校里的地位、鼓励向藏区移民和其他一些限制措施。没人会知道他们为何把这些政策推向东部藏区,这些地区从上世纪70末直到最近一直相当宽松平静。

    在佛教文化中这种特殊的抗议方式有无类似传统?

    中国新闻媒体一直在指责这些抗议违背了佛教原则和戒律,但实际上这些行为与佛教传统有着强烈的共鸣。如果是为了个人原因,佛教是不接受自杀的,但是为了高尚的目标进行的自我牺牲是受到高度认同的。有很多佛本生故事讲述了佛陀进行这样的自我牺牲,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佛陀牺牲自己用自己的身体去救助垂死的母虎,这样它才能哺育她的虎仔。因而,一个行为如果是为了团体的利益,那么这样的行为便被认为是高尚的,尤其如果这样的行为是出自一个出家人。

    由于自焚者都是僧人、尼师或还俗的僧人,这使得中共政府很难对这些抗议者进行贬损,如果是俗人那么情况会很不一样。2001年,有5名中国人据中共政府说是法轮功信徒在北京进行集体自焚,中共政府对他们的诋毁几乎大获全胜:这一事件提供了证据说明这些人受到法轮功的“洗脑”和操纵。尽管中国新闻媒体也试图对这些西藏僧人和尼师进行同样的诋毁,但是他们的这些努力失败了,主要是这些自焚者受到了藏区大众的广泛尊敬。

    为何双方在西藏治理问题上无法找到共同点?

    着眼检视西藏地位问题是理解藏中关系问题的一条路径。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是,西藏应该享有多大程度的自治?这个问题至少可以追溯到100年以前,当时中国军队第一次试图吞并西藏并将西藏纳入中国领土。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

    但是,还有一个容易与第一个问题混淆的相对次要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有关中国最近以来在藏区实行的政策,尤其是1994年宣布达赖喇嘛为敌人的决定,还有一些是随着这些政策的实施而出现的新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爱国主义教育”运动、语言的使用以及经济过快发展等等。




    最近还出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与环境保护相关的问题,比如对牧民的强制性安置和滥采滥挖等问题。因为,这些次要因素还不是一成不变的,还在不停地以新的形式出现,他们对于中国而言代表了某种机遇,一个可以相当容易地用来讨价还价的机遇。如果他们这么做,则可能产生某些缓和并获得更多时间去梳理那些关于自治和地位的主要问题。然而到目前为止,即便是在这些次要问题上也没有任何进展的迹象。中国的领导体制是软弱的、以“一致意见”为基础的和高度保守的,这使得它的领导人很难在事关国家主权和荣誉的核心问题上同意任何大胆举动,因而,几乎不可能做出什么让步。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能看到自焚行为的结束吗?

    中国至少从上世纪80年初以来,就自认为对藏人一直宽宏大量,一方面是因为它为促进藏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大量资金补贴,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把这些抗议看成是达赖喇嘛和其他流亡藏人的阴谋策划,而目的是在于通过实现西藏独立来“分裂”中国。流亡藏人否认了这些指责,但同时就像人们可以预计的那样,使用是一种强烈的民族主义的修辞语句。所以,尽管双方领导人的谈判协商从来没有彻底断绝,但是在目前的状况下看来难有可能获得进展。

    于此同时,东部藏人对过去一个世纪中国人多次对他们地区和寺院的进犯有着长久而痛苦的记忆,这些怒火中烧的民众立场坚定、意志坚强,他们是在捍卫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所以,除非共产党做出一些让步,当前的紧张局面将不会结束。其实,要让人们决定不再自杀并无需巨大的让步——西藏境内的藏人,甚至包括活动人士,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非常温和而有节制,并且通常也很务实。

    所以,中共政府方面哪怕是采取一些象征性的姿态都会产生显著的作用。比如,共产党可以停止强制性的政治运动“爱国主义教育”,可以停止针对达赖喇嘛的妖魔化运动——这些政策在中国内地已经停止数十年了,还可以像在香港一样管制内地向西藏移民。如果他们不采取措施,目前的紧张局势还将恶化,而如果有更多人丧生,局面将会逐渐失控,并将变得难以用任何有意义的手段处理。

    据报道在最近的一次自焚事件中,有上千民众围拢在自焚者遗体周围阻止警察抢走遗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在西藏文化中,当一个人去世了,你应该尽量避免在其死后扰动遗体。相反,应该举行一些特别的仪式和宗教程序以期逝者的灵魂得以安息并获得一个更好的往生机会。

    但是和任何其他宗教一样,其中有很多层面的解释。例如,通常有一种观点认为用适当的方式处理遗体是非常重要的,比如用遗体去喂鹰或者鱼,因为这是一种慷慨,而不是用中共政府规定那种世俗的火化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民众肯定不是把这些自焚看成是一个绝望的个人的自杀行为,而是当成一种利他的献身行为,所以,当地民众希望由僧侣举行适当的仪式来想死者表达尊重。因此,除了表面上的反对警方带走死者的遗体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