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3月4日星期日

西藏,不断膨胀的罪与罚


 


  中国一向对其西藏地区的任何政治异见分子都予以严厉镇压,并因此遭到了外界的广泛批评。比如在2008年,一个名叫旺度,原本在拉萨进行艾滋病防治教育工作的西藏人就被判处了终身监禁,因为他向海外的西藏人传播西藏暴动的消息。而政府这样做的逻辑也非常简单:维持领导人所说的“稳定”和“和谐”,从而维护手中的政权。

但最近在西藏地区发生的事件却与上述逻辑毫不相关,因为案件牵涉到的两个西藏当地著名人士根本就没有攻击或是批评过政府。

在6月24日的第一起案件中,42岁的嘎玛桑珠(中国大陆地区最富有的西藏商人之一)被新疆地区一所法院以盗窃文物罪判刑15年。人权团体认为该罪名是捏造的,因为在该案件于12年前开审时警方就以缺乏证据为由放弃了调查,而最近这次审判则既未传召证人,也没有提出新的证据。尽管有两位中国辩护律师对公诉人的指控进行了详细辩护,但判决依然如是,并且消息只是在政府官员中私下流传。

接着在7月3日,嘎玛的哥哥,46岁的仁青桑珠以“威胁国家安全”罪被起诉。原因是他与其弟其美朗加在两人的家乡,西藏东部的贡觉县建立了一个小型环保组织,却没有在有关部门注册备案。在中国,审判定罪率大概在98%左右,在西藏地区则更高,因此裁决也是毫无疑问的——他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而38岁的其美朗加则由于在拘留期间受重伤,自6月11日开始就在医院关押留医。甚至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他就被当地官员判处21月的劳改,罪名跟仁青桑珠一样——“威胁国家安全”,未经批准组织垃圾收集和植树活动,组织巡逻队阻止对珍稀野生动物的偷猎行为。而即便是在中国,这些行为一般也都算不上对国家的威胁。

这三起案件都疑点重重,因为这三兄弟都从未被指控有批评国家,反对共产党甚至谈论政治的行为。相反,他们被人们视为西藏人的楷模。嘎玛于2001年创立并资助了西藏最大的一个环保组织,并被中央电视台选为2006年度中国慈善家(当选原因是“创造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而就在去年,由华人电影明星李连杰创立的人道组织“壹基金”还向嘎玛颁发了“2009壹基金典范工程”奖,奖金100万元人民币。

而仁青桑珠同样也是名声在外。他的组织在2006年度获“福特汽车环保奖”自然环境保护类一等奖,在2008年中国政府还称赞他及其组织“对政府的环保项目工作给予了极为有力的支持”。今年2月,中国最重要的报纸《人民日报》登载了一张仁青桑珠领奖的大幅照片,并撰文描述他的贡献(该报似乎不知道他自此之后就开始了长达5个月的拘留)。
事实上,一本名为《天珠》的书在去年末出版,书中对这几兄弟的贡献予以盛赞,并得到了广泛好评。谁知到了6月,虽然书中并未包含任何政治内容,但该书却莫名其妙地遭到全国范围的查禁。

那么,中国政府为什么要把目标指向这些与政治毫无关联,且被视为模范公民的西藏人呢?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跟腐败有关,因为仁青桑珠和其美朗加曾经批评一名当地公安部门领导猎杀珍稀动物。而有怀疑说正是该领导在昌都地区的上级决定惩罚他们及其两个兄弟,索朗曲培和仁青多杰,这两人目前也因为某些模糊的罪名而被关押在西藏。

但当地官员显然是无法安排嘎玛桑珠到遥远的新疆受审的,更别说去说服中央政府查禁那本没有政治问题,描述几兄弟对自然之爱的书。这意味着可能有更高级的官员在针对嘎玛桑珠——这些官员要求他们在新疆的同僚把盗窃文物的旧案翻出来——因为桑珠利用自己和北京的关系来反映兄弟们在西藏当地官员处所受到的不良待遇。
这个推理比较有说服力,因为西藏自治区当前的领导人曾经在新疆地区担任要职。如果这是真的话,这个针对嘎玛桑珠的事件就意味着西藏当地官员的权力正不断膨胀,甚至能超出自己的管辖范围去处理一些显然属于私人恩怨的问题。

而上述事件也不仅仅是孤立的个案。据说拉萨著名旅游酒店“牦牛(Yak)宾馆”的老板多杰扎西也因为某种政治指控而入狱。在过去30年间,这些西藏大商人都被视为政府的天然同盟,而如今,这些事态的变化也是始料未及的。

中国的中央政府拥有节制地方首脑的权力,而其对西藏当地官员的放纵也是令人费解的。如果任由事态继续发展下去,中央政府就可能失去那些遵纪守法,避谈政治的西藏人——正如上述三个环保主义者——的信任。

其他西藏人可能会因此认为:中国政府已经把该地的管治权下放到了那些心术不正的地方首脑手里。在这么一个对中央政府充满猜疑和敌意的地区,将政治指控的目标从政治抗议者扩展到环保主义者,从持不同政见的僧侣延伸到商人,势必威胁到中国希望在该地区所达成的目标。

本文作者罗伯特·伯纳特是哥伦比亚大学当代西藏研究项目的主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