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3月4日星期日

西藏困境的出路 (Robert Barnett)



    中国没有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平安渡过了1959年藏人反对中国统治的那次失败叛乱的50周年纪念日。但为避免西藏人上街游行,中国政府不得不在整个西藏高原上布满了军队,并在不明监狱中秘密拘押了数百人进行“法制教育”。这些举动表明西藏已经引起中国统治者越来越严重的关切,他们还没有找到能够避免为其西藏和世界地位带来损害的一种处理方式。

一年以前,中国和西方学者还争相把西藏的公众权利当作是与1937年影片 《消失的地平线》 中那种虚构的香格里拉孩子气的混为一谈而置之不理。

但在过去12个月里150多名西藏抗议者抗议中国统治的事件发生之后,对于这个地区的担忧就绝非出于凭空想象。实际上,西藏将很快取代台湾成为地区稳定的因素和国际关系的重要问题。西藏人分布的区域占到中国领土的四分之一,对如此大面积的国家领土实行军事控制并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削弱了共产党的合法性和世界强国地位。

去年的抗议活动是西藏数十年来规模最大涉及面最广的一次。参与者包括流浪者、农民和学生,这些人在理论上本应感谢中国实现西藏经济的现代化。许多人举着非法的西藏国旗,表明他们在过去把西藏当作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且在大约20次事件中,政府办事处均被焚为平地。有一次甚至袭击了中国移民,致使18人因此丧生。很难不把这些事件视为对中国统治的挑战。

政府的反应是把问题归咎于外来煽动势力。政府派驻了更多军队,隐瞒了抗议者死亡的详细情况,判处一名从印度复制非法光碟的艾滋病教育工作者无期徒刑,并连续几个月禁止外国人和记者进入西藏高原。11月,中国官员在国家电视台直播的节目中对西藏流亡分子谈判的提议进行了嘲弄。他们因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和达赖喇嘛会面取消了一次欧洲峰会,并频繁暗示西藏人是恐怖分子。

3月28日,拉萨的西藏人不得不庆祝认可中国50年前接管西藏解释的“农奴解放日”。但此类阶级斗争词汇让人们想起文化大革命,因为这样的语言今天在中国内地已经不可想象,只能更显出西藏的与众不同。

尽管双方均声称准备进行对话,但他们的对话目的截然不同:流亡者提出会谈必须基于他们的自治提案,而中国则说只能就达赖喇嘛的“个人状况”进行讨论——如果回到中国他将居住在北京什么地方。本能的拳击比赛仍在继续,达赖喇嘛不久前形容中国人治下的西藏人生活如同“人间地狱”。几乎可以肯定他指的是毛时代的生活而不是现在,但他的说法致使中国发动了更多的媒体攻击,进一步升高了政治温度。

西方政府被指干涉内政,不过没有哪个政府愿意破坏同中国的关系,特别是在经济危机期间更是如此。去年10月,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迫切想要维持中国的欢心,甚至差一点谴责了其前任100年前对于西藏自治的认可。但中国在西藏委任统治所引发的忧虑可以理解:西藏是亚洲两个最重要的核国家间的战略高地。西藏高原的善政对所有人有益。

中国如果承认上述担忧合情合理,将会有助于缓解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达赖喇嘛可以减少与外国人会见的次数,承认尽管中国阉割了西藏的学术和宗教生活,但西藏文化的某些方面(比如现代艺术、影视和文学)却相对健康。西方观察员则可以接受流亡者关于其自治提案可以谈判、并非要求底线的保证,而不是在会谈开始之前就把他们一棍子打死。

如果能够倾听中国两名敢于在上个月说话的西藏官员的看法,所有各方都会从中获益。一位退休的甘孜县长告诉新加坡《早报》“政府应该对自己的民众,特别是西藏喇嘛多些信任,”而现任西藏自治区长承认去年有些抗议者“不满我们的政策”,而不是把他们称之为国家公敌,这是中国国内首次官方认可中国的某些政策可能与最近的抗议有关。

共产党到目前为止仍在遵循更为传统的政策:上星期它派遣一个官员代表团赴美(据说这是第一支完全由西藏人组成的代表团——人们可能认为他们承认这个现实会感到窘迫)并让代表团团长单增曲扎告诉记者西藏人享有宗教自由。

最近曾在西藏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至少从1996年开始,所有为政府工作的西藏人和所有在西藏的西藏学生都被禁止参与佛教活动,尽管按照中国法律阻止民众信奉官方认可的宗教是非法行为。

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解雇对上述非法政策负责的官员并为15年来一直忽视这样的违法行为向西藏人致歉在一夜之间改善局势。它也可以开始重新审视自身的西藏政策,而不是加大控制和申辩力度。直到那时,中国都不会得到它所要求的国际尊重,而西藏也可能会继续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http://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barnett1/Chines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