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47个结尾



1958年,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在《巴黎评论》(Paris Review)访谈中坦言,他那部讲述战争年代的杰作《永别了,武器》(A Farewell to Arms)的结尾,他重写了39遍才算满意。对于写作中受挫的小说家来说,这句话至今仍是一种启迪。




那些结尾已成文坛佳话,但按照长期出版海明威作品的斯克瑞伯纳出版社(Scribner)的说法,它们从未被放在一起完整地出版

斯克瑞伯纳出版社将于下周推出初版于1929年的《永别了,武器》的新版,其中会收录这些不同的结尾,以及书中其他一些段落定稿前的修改稿。




这一新版是海明威遗产基金会和斯克瑞伯纳双方协议的结果。斯克瑞伯纳目前隶属于西蒙与舒斯特出版集团(Simon & Schuster)。



此举也是力图扭转近年来畅销小说《巴黎妻子》(The Paris Wife)、伍迪·艾伦(Woody Allen)的电影《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等虚构作品将海明威塑造成的那种虚张声势、酗酒莽汉的形象,让人们对海明威的注意力放回到他数量可观的作品上。



欧内斯特·海明威的孙子、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希腊与罗马艺术部负责人肖恩·海明威(Seán Hemingway)在采访中说:“我想,对写作有兴趣、刚开始写作的人都会兴致勃勃地看一部杰作,看看它是怎样写成的。他也是一位俘获了美国公众想象力的作家,这些不同版本令人感兴趣,因为它们集中展现的是他的工作。这终究是他永恒的贡献。”



这个收入海明威所说的那39种结尾的新版,实际上收了47种结尾。自1979年以来,这些资料被保存于波士顿的约翰·F.肯尼迪总统图书馆(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中的欧内斯特·海明威藏区,肖恩·海明威在那里做过仔细研究。(海明威研究专家伯纳德·S.欧德塞[Bernard S.Oldsey]在他的著作《海明威的秘技》[Hemingway’s Hidden Carft]一书中曾列举41种结尾,但肖恩·海明威在肯尼迪图书馆收藏的书稿中发现了47种。)




这些不同的结尾被编上名称,作为附录收入这个330页的新版中。该书封面沿用了初版封面上的画作——一对赤裸着上身、相互倚靠的男女。




对于热爱海明威作品的读者来说,这些结尾就像惊鸿一瞥,让人陶醉地看到这部小说也可能以另一种基调结束,有的更直率,有的更乐观。由于当代作家大都使用电脑写作,这个新版《永别了,武器》也像是一种手工制品,展现了一种业已失传的手艺,上面有手写的注释、笔记和划掉的长段落,让读者感觉像在看作家写作的过程。(1958年《巴黎评论》那次访谈中,采访者乔治·普林顿[George Plimton]问海明威什么是他的挑战,他说,“用对词。”)



这些结尾,短则一两个短句,长则好几个段落。



在一号“虚无结尾”中,海明威写道:“那就是这个故事的全部。凯瑟琳死了,你会死,我也会死,那就是我能向你保证的一切。”



在七号“活婴结尾”中,他最后写道:“除了死亡,没有终结。诞生只是开始。”



而34号结尾叫“菲茨杰拉德结尾”,是因为灵感来自海明威的朋友F.司各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提的建议。海明威写道:这个世界“击倒了每个人”,有些人“即使没有被击倒,也会死”。



“它不偏不倚地杀死善良的人,温和的人,勇敢的人,即使你一概不是,请相信它也会杀死你,只是没那么匆忙而已。”



海明威还留下了一系列可供选择的书名。新版中也收了这些书名,其中有《战争中的爱情》(Love in War),《世界够了,时间也够了》(World Enough and Time),《创伤与其他事业》(Of Wounds and Other Causes),还有一个被海明威自己划掉的标题《魅力》(The Enchantment)。



海明威唯一还在世的儿子帕特里克·海明威(Patrick Hemingway)在蒙大拿州的家里接受采访时说,听说斯克瑞伯纳出版社提议出版这些原始材料,他就同意了。



84岁的帕特里克说:“它们确实让人可以看到海明威是怎么思考的。但无论你怎样分析一部经典作品的写作,有一点是绝对无疑的:你始终弄不明白他是如何施展才华的。”



斯克瑞伯纳出版人苏珊·莫尔多(Susan Moldow)说,虽然海明威作品的销量经久不衰,尤其受学校和图书馆欢迎,“遗产基金会仍然想让他的作品保持新鲜感”。



她说:“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无论幸或不幸,你都要保持出新,不然人们就失去了兴趣。”



莫尔多还说,她读了不同的结尾,认为作者最终的决定,也就是实际的那个结尾无可挑剔:一场战争与爱的史诗故事之后,主人公在雨中离开医院。这个结尾冷静而不动声色,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她说:“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得为他选择了这个符合他风格的结尾而感到高兴。”

JULIE BOSMAN 报道 2012年07月10日

特约翻译:彭伦。外国文学编辑,业余从事文学翻译,他正在编纂《巴黎评论》系列中译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