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10月11日星期四

日籍华人学者石平称中国为“纸老虎”:对外是纸老虎;对内是残暴虎


【环球网报道】日本当局不顾中方强烈反对,将中国岛屿非法“买卖”的行径,严重践踏了中国的领土主权,引起了全中国人民强烈不满和愤慨,但曾经身为中国人的日籍学者石平近日却再次在日本右翼媒体上发表文章,将中国政府比喻为“纸老虎”,称中国一系列对日反制措施都是“简单的恐吓”,中国政府不敢对日本“动真格”。


石平11日在日本《产经新闻》上撰文称,自从9月11日野田政府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方针后,中方对日本打出前所未有的猛烈反制攻势。中方领导人也向日方发出强硬信号,表示“主权和领土问题不能有半步退让”;中国政府共派出10多艘公务船赴钓鱼岛巡航,同时有上千艘渔船出海赴钓鱼岛捕鱼。

同时,在最近一个月内,中日邦交正常化一系列交流活动被迫取消或延期;中国商务部门呼吁对日发动经济制裁;中国国内还掀起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反日游行活动,并有部分舆论呼吁对日开战,收复钓鱼岛。中国国防部9月18日曾严正声明,针对日本的非法行径,中方军方保留采取行动的权利。

该学者文章称,对于中方的一系列“对日攻势”,日方应该感到压力,并在钓鱼岛问题上有所妥协,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中方的一系列措施只会“未达成目的半途而废”。文章宣称,中方所宣传的“千艘渔船出海赴钓鱼岛海域”,最终却未见一艘渔船进入钓鱼岛海域;中国商务部门表示要对日进行经济制裁,但所谓的“制裁”,只是加强了对日本进口货物的通关检查;中国舆论所呼吁的“对日开战”仅仅是一种恐吓,而中国国防部门所说的“保留采取行动的权利”,最终也以“保留”而告终。










9月26日,日首相野田佳彦明确表示,在钓鱼岛问题上“决不妥协和退让”。文章认为,日本反而比中方更加强硬,而中方对于野田的强硬态度,只不过进行了强烈的批评,并未采取实质性的对抗措施。野田的强硬态度反而让中方发动的对日攻势“无功而返”,同时也让中方的一系列措施显得“虚张声势”,突显出中国只是一只“纸老虎”。

该学者在文章中还宣称,如果野田政府保持一贯的强硬姿态,中方对于日本将会无计可施。日本必须认识到,在中日之间一系列攻防过程中,中国所采取的措施多数只是“恐吓和威胁”,日本应更加重视美日同盟的作用,发挥同盟的最大功力,联合对抗中国。

石平原籍四川省成都市,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88年赴日留学,在神户大学完成了博士课程。他于2007年加入日本国籍,但迄今未公开其日本姓名。此后,石平多次在日本右翼媒体上发表文章,公开批评中国政府。

今年8月2日,石平曾在《产经新闻》上发表文章呼吁日本趁机占领钓鱼岛,称中国当时正忙于南海问题和国内事务,且中国海军实力不如日本自卫队,因此中方目前不会采取武力夺取钓鱼岛,因而对于日本而言“机会就在眼前”。其主要著作有《我为何抛弃中国》、《中国大屠杀史》等。


今日中国的政府对外是纸老虎,对内是残暴虎

近期,中日钓鱼岛争端引发世界关注。就在中国民众义愤填膺地在各种场合表达“抵制日货”、“寸土必争”的决心时,他们所不知的是,中共政府近年来在与周边邻国秘密签订的边界条约中几乎没有取胜,被认为都是送领土给人家的“卖国行为”。

这些边界条约的内容对于中国百姓以及大部份中共官员都难知其详,但外媒近日披露并评价称:“尽管表面上咆哮,中国在过去肯定已经放弃过其‘神圣的领土’”。

外媒披露中共政府近年来边界谈判“非常宽松” 爱送领土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月27日刊文披露,近些年中共政府在领土争端中并没有寸土必争,“或至少放弃了长期主张的领土要求,在近年来与邻国之间的边界纠纷问题上非常宽松”,并且“几乎没有获胜记录”。

文 章举例表示:“在双边谈判中,中国方面承认了阿富汗提出的100%的领土要求;承认了老挝76%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哈萨克斯坦66%的的领土要求;承认了 蒙古65%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尼泊尔94%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北韩60%的领土要求;承认了塔吉克斯坦96%的领土要求;承认了越南提出的50%的领土要 求(与中国对南海的顽固态度截然相反)。与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通过不断的谈判,也承认了50%的有争议领土。”

报导说,尽管表面上咆哮,中国在过去肯定已经放弃过其“神圣的领土”。

大陆民众看中国地图 疑惑凹多凸少

事实上,尽管大陆民众不了解中共政府对外界的边界谈判内容,但细心的民众还是发现1949年后的中国版图凹多凸少,国界线经常向中国内部凹陷,中国过去的丰满“海棠叶”,现在已经变成“瘦公鸡”。

有研究地图的大陆民众在网上发表文章对中国的边界划定表示疑惑。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执行总编单之蔷在网络发文说:按照国际惯例,当两国以大江相隔时,应以主航道为国界线。如果江中有岛屿和沙洲,就可以从这些岛屿和沙洲的归属看出一个国家(政府)的性格。

位于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黑瞎子岛,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有了它,就能维持两条大江的航行权,否则就失去了航行权。这个岛原本属于中国,但被苏联侵占。2008年,该岛只还了一半给中国,另一半给了俄罗斯。

上世纪60年代,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千赤岛(也称于赤岛)在中朝划界时被分给了朝鲜,而后黄金坪岛、绸缎岛、薪岛的丧失,使满洲永远失去了鸭绿江的出海口,失去了获得河口段大片新生土地和岛屿的机会,失去了大片的海洋国土。

鸭绿江是满洲和朝鲜两国的界河,按照常理,江中的岛屿本该两国各有其半,但鸭绿江下游的岛屿绝大部份都属于朝鲜,尤其是位于鸭绿江入海处的两个大岛——绸缎岛和薪岛,竟然全属于朝鲜。

在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图们江口,中国人与大海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但图们江出海口与满洲无缘,俄国与朝鲜却“手拉手”,将中国人挡在大海之外。

当国界遇到湖泊时,一般而言应该按照中间线平分。

被中朝瓜分的通古斯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


但位于中俄边界的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兴凯湖,3/4的面积为俄罗斯所有;位于中朝边界的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满洲圣山长白山天池,也有53%属于他国。而按照中、朝两国国界线的走势,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长白山天池完全应该在满洲境内,但是国界线走到天池,似乎是故意将天池挖出来,馈赠他国。

中蒙边界的贝尔湖位于呼伦贝尔草原的西南部,在600余平方公里的面积中,中国只占40平方公里,不足十分之一,其余绝大部份为蒙古国所有。

最大的“凹”出现在中蒙边界上。外蒙古被苏联策划“独立”出去后,中国陆地版图的形状就从树叶状变成了“公鸡”状;另一处地图上看不出来的大“凹”,由麦克马洪线形成,在西藏东南部,那里有一块面积相当于浙江省一样大的土地,却由印度实际控制。

还有一处中“凹”,出现在中缅边界上。上世纪40年代著名作家艾芜曾写过一本散文集《南行记》,书中所描写的克钦山中的人,那时大都是中国人,但是为了中缅之间的情谊,这个地区已于上世纪50年代划归缅甸。

江泽民1999年秘卖约300多万平方公里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历史上遭侵占地区给俄罗斯




1999 年12月9日和10日,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简称 《中俄边界条约》),将原本苏联侵略的、属于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的海参崴及邻近远东地区正式官方划给俄罗斯,包括俄国屠尽当地通古斯满洲民族固有领土占领的江东六十四屯,总面积约160 万平方公里,还包括2444个岛屿。

此条约还正式承认了其它俄国历史上侵占的中国领土。包括新疆西部被沙俄霸占的40多万平方公里,清朝政 府、中华民国政府历来都不承认俄国侵占的合法性;唐努乌梁海1944年被苏联霸占,中华民国从不承认其合法性;还有英法联军侵犯中国时,帝俄连续以三个不 平等特约割去的东北及西北和中共掌权后被侵占的大片土地。

条约共承认总面积超过3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约相当于约100个台湾,正式划归俄罗斯。

条约签订后,俄罗斯媒体曾大肆报导,国内欢庆不已,但中国国内民众当时毫不知情,官方严密封锁消息,只有少数能浏览海外媒体的大陆民众及海外留学生愤怒不已,在不同场合用不同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慨。

2004年10月17日后,中共国外长李肇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中俄关于两国边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在江泽民原来签署的卖国条约《中苏东段国界协定》、《中俄西段国界协定》的基础上,又把多半个黑瞎子岛也彻底卖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