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中国人的“劣等民族”是怎么“恋”成的?



中国人的“劣等民族”是怎么“恋”成的?

黎 鸣

从人类的历史现象上来看,直到20世纪初的“中国人”,确实就是一个典型的“劣等民族”,事实如此,不承认也没有用。诚如在一场漫长的奔向人类共同文明终极目标的历史跑道上进行长跑的比赛之中,作为运动员的“中国人”事实上就是跑在了“最后”,即使不承认也只能是最后。问题在于,中国人不能永远就心甘情愿地自居“劣等民族”,就心甘情愿地跑在“最后”。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中国人不能永远不争气。

问题更在于必须认识清楚,中国人为什么是“劣等民族”,为什么就是跑在“最后”?我今天的题目,就专门讲解这个问题:中国人的“劣等民族”是怎么“恋”成的?大家注意到,我运用了“恋”爱的“恋”字。中国人两千多年究竟在“恋爱”什么呢?我不说,大家也清楚我的观点,中国人始终都在“恋爱”孔丘及其儒家的“亲亲尊尊长长”的价值观。非常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不仅中国的统治者们非常“恋爱”“尊孔”,就是广大的被统治者们也同样是非常“恋爱”“尊孔”。就像西方人的信仰“上帝”,中国人信仰“孔丘”,孔丘的伟大的全称是“大成至圣先师”,正是这个“大成至圣先师”在过去的两千多年之中扮演了中国人心目中的“上帝”,非常遗憾,孔丘并不是“上帝”,而是实实在在的恶鬼“撒旦”。

我曾经论证过一个人类心理学命题:人类信仰谁,就像谁。按照这个命题,西方人信仰上帝,所以西方人之中的不少“真信”上帝的人们,就真是具有“上帝”的某些品质;而中国人信仰孔丘,所以中国人之中的不少“真信”孔丘的人们,就真是具有“孔丘”的某些品质。“上帝”的品质是什么?是真、善、美,说全一点,是:永始永恒的真,全知全能的善,自由自在的美。“孔丘”的品质是什么?按照我对于孔丘的总的评价,是:“一天,二隐,三畏(三讳)、四非、五常、六无”,“一天”是崇尚不可知的“天命”,也即完全地信守宿命;“二隐”是“子为父隐,臣为君隐”;“三畏”是“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三讳”是“为君讳耻,为贤讳过,为亲讳疾”);“四非”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五常”是“天、地、君、亲、师”或“仁、义、礼、智、信”;“六无”是“无道、无德、无知、无能、无用、无耻”。总之,所谓“亲、尊、长”即是全然地“假、恶、丑”。



其实还必须看到,西方人不仅信仰“上帝”,当近代西方哲学兴起之后,西方人则更信仰真理,由于信仰“上帝”与信仰“真理”并不完全矛盾,所以后来形成了合流,它们共同促进了西方人的“人性、人格、人品”的“真、善、美”的品质的不断“进化地”形成。

撇开上面关于心理学的理论命题不谈,下面我们仅仅就具体的历史实践的记录来看看西方人与中国人的作为“民族”的差别。

关于人类的历史,西方的历史学家总要分出一个一、二、三来,也就是说总要分出一个历史的进化发展过程的不同阶段来,包括马克思的“五阶段论”(原始社会、奴隶主义社会、封建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然而,中国人的历史,却永远都是只有混沌的一团,因为其中根本就看不出能有任何进化发展的痕迹。西方历史进化发展的痕迹是什么呢?说得尽可能简单一点,就是西方的最普通“人”的人性的真、人格的善、人品的美,愈来愈走向清晰成型的过程,而相反,西方的不普通的权贵者的人性假、人格恶、人品丑的兽性的“人”,则反而是愈来愈被“关进”了一个“文明”的“法律”的“笼子”之中。用近现代人们的说法,即西方人逐渐地发展出来了一个拥有科学、民主、自由的文明“宪政”的社会。更用美国前总统布什的说法,西方人的领袖就像野兽一样被关进了一个“笼子”,反倒是公民们享有愈来愈多的言论、思想、新闻、出版等,甚至包括隐私的自由,公民们可以像自由的游人逛“动物园”一样,看着“笼子里”的“野兽”们(也即政治领袖们)的表演。例如前总统克林顿的浪漫的“绯闻”,就曾被美国公民当作了自由的“笑谈”。

然而在中国的历史,乃至现实之中,显示的情形则完全相反。中国人所信仰的崇尚“礼乐”的孔丘的儒学和儒教,不仅把中国人的历史永远地弄成了混沌的一团,而且永远地把中国的老百姓变成了丧失了自我人性的“家畜、家禽、家奴”,而却永远地放纵了中国的统治者们,使之成为了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食肉动物”的“野兽”。孔丘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他靠的就是他的来自“礼乐”的“亲亲尊尊长长”的人生的价值观。愚蠢的中国人只看到了自家“亲亲”当下的温馨,却永远都看不到天下“尊尊”、“长长”背后的残忍,或者是因为恐惧,而故意不去看那背后的残忍。所以说到底,表面上中国人是在自恋“亲亲”的温馨,而实际上却是永远地都在不能不无可奈何地忍受“尊尊”、“长长”的残忍。所以中国人的“自恋”的历史事实上变成了“自残”的历史。丧失了“人人平等”的真理信念的中国人,永远都不可能看到这一点,或因为恐惧故意不看到这一点,这是什么?这是实实在在的对自己自由良心的欺骗和犯罪。一个永远都在对自己自由的良心进行欺骗、犯罪的人或民族,他们能够聪明得起来吗?既然如此,中国人的历史“自恋”的结果,所以就只能是“劣等民族”。


信仰“上帝”、信仰“真理”的西方人聪明起来了,苦恋“孔丘”、苦恋“儒学”的中国人则显然地愈来愈变得愚蠢了。信仰“上帝”的神学和信仰“真理”的哲学,促成了西方人的历史向着“真、善、美”的(科学、民主、自由的)“文明”的方向大踏步地进化;而苦恋“孔丘”的“礼乐”和苦恋“儒家”的“儒学”,则显然造成了中国人的历史永远都只能在(“亲、尊、长”的)“假、恶、丑”的“黑暗”的不文明的“地狱”之中循环往复地“兜圈子”。大多数的中国人,尤其大多数的中国的文人们,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这种长期以来历史问题的严重性。其结果是什么?很简单,就是中国人的“劣等民族”的“劣根性”终于“恋”成功了。

今天的中国人的一个最大的历史课题,就是如何把中国人的“劣等民族”的“劣根性”彻底地除去。中国人的成语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是说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决不是短时期内形成的;而中国人的《中医》的成语又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即是说,要想除去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不能没有一点耐性,从而必须要有一个不会太短的时间过程。虽然说是如此,但是我还是坚信,两千多年中国人“苦恋”出来的“劣等民族”的“劣根性”,并不必一定需要再花两千多年的时间才能除去,这是因为人类毕竟是具有认识能力的智慧性的动物,就是最愚蠢到像中国人这样始终不忘“尊孔”的人类,也应该是如此。

正是因此,我想,如果能有一个世纪的时间的主动的努力,也应该是足够的。所以,我希望中国人在21世纪这一个世纪之中,能够尽量地努力。我的提出“灭孔、兴老、立人”的“方略”,正就是我个人作出这种努力的一个认真反复思考的结果。我满怀着希望,它能成为中国人从此共同走上人类文明复兴之路的重要的“方略”。只要中国人一旦走上了这条文明复兴的道路,就将会一发而不可收,其巨大进步的顺势将会有可能再延续至少五个世纪以上。就是说未来的五个世纪,人类的文明中心,如果中国人真能够如我所愿非常争气的话,就将很有可能会在中国形成并继续长时期地保持。诚如中国人的成语所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同时亦有“物极必反”的宇宙原理。即是说,到了那个时候,中国人的“劣等民族”的“劣根性”,事实上已经变成了“优等民族”的“优异性”!究竟情况会如何呢?只能让历史本身去拭目以待。

中国人啦,我亲爱的同胞们啊,让我们共同努力吧!至少大家必须深刻地明白如下最最关键的一点:继续“自恋”中国孔儒的“传统”,等待中国人的未来历史,就将绝对地只能有“死路”一条!!!(2013,8,21.)

http://blog.163.com/liming1944@126/blog/static/88793772013727113115202/?
newFollowBlo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