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2月23日星期日

乌克兰一狙击手,22日在首都基辅遭反政府示威者围殴。 (法新社)


乌克兰一狙击手,22日在首都基辅遭反政府示威者围殴。 (法新社)


Say your prayers: Two pro-government supporters are made to pray in front of a shrine to dead anti-government protestors killed in clashes with police




Local riot police kneel down and ask for forgiveness from residents in Lviv, Ukraine. Credit: Roman Baluk/Reuters
Riot police in the city of Lviv, Ukraine, apologised on their knees to residents for taking part in operations against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in Kiev, but insisted they were not violent.

The apology took place as part of a rally in central Lviv last night.



乌克兰革命“百人队”

「人们只是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

基辅民众的抗议组织“百人队”

ANDREW HIGGINS, ANDREW E. KRAMER 2014年02月21日

乌克兰基辅——周四,乌克兰首都中心区域陷入枪声与鲜血之时,一名戴头盔的人站在暴力冲突中心独立广场附近的街角,举着一页打印纸。

“各位,”他喊道,“我们正在成立一个新的百人队。加入我们吧。”

23岁的计算机程序员安东·乔托罗格(Anton Chontorog)与一小群年轻人一起排队,准备加入“百人队”——它是一支具有超强复原能力的队伍的基本组织单元,这支队伍在与政府安全部队的暴力对决中发挥了先锋作用。该些单元被称为百人队,名字来自传统的哥萨克骑兵师。活动人士估计,基辅目前至少有32个百人队,新的百人队也在不断成立。

乔托罗格表示,他曾多次来广场参加抗议活动,但在周四的暴力冲突后,他想要参与战斗,这意味着他将听从所在百人队队长的命令。“志愿者只会现身帮忙,”他说。“百人队成员则有服从的责任,区别就在这里。”

在基辅及其他地方,人们用以确定自身行为界限的屏障正在垮塌,将这个拥有4600万人口的国家推入混乱之中,这个国家虽然存在分歧,直到数周之前却仍拥有引以自豪的和平。

乌克兰当局及他们在克里姆林宫(Kremlin)的盟友认为,极端分子及恐怖分子是导致暴力活动增加的源头,这些年轻的激进分子时或拥有险恶的极右政治倾向,并且保持着乌克兰反抗波兰及苏联统治时的意识形态。在抗议者与警方日益激烈的流血冲突中,他们提供了大部分的前线力量。

不过,也有数千名抗议者像乔托罗格一样,后来才转而选择武力。他们的说法是,他们认为政府自身实施了大量致命性暴力,致使他们别无选择。周四,人们看到了一些携带武器的反政府激进分子,然而,报道称警方杀害了70多名抗议者,大部分枪火明显来自路障的另一边。内政部报告称,已有29名警察被送往医院,67名警察被抗议者俘虏。

尽管如此,聚集在独立广场的反对派的性质非常模糊,至少从反动派的边缘组织来看是如此,这就给美国和欧盟带来了问题,二者更希望看到一个简单的局面——和平倡导民主的示威者对抗维克托·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总统领导的残暴盗贼政府。然而,在街头抗议活动中,这条思路往往显得模糊不清。

周四,在胜利结束当天早晨在基辅赫雷夏蒂克大街的战斗之后,一名戴着面具的25岁男子直言不讳地总结了他参与战斗的原因,体现了前述模糊性。“我相信的是民族主义,”这名自称尼科洛(Nikolo)的人说。“这个民族就是我的宗教信仰。”

抗议活动始于11月,起因是亚努科维奇拒绝与欧盟签订贸易及政治协议。自那时以来,尼科洛已经六次离开家乡所在的西部城市利沃夫,来基辅投掷燃烧弹和石头,以此证明一个好战的观点——暴力是管用的。

“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给任何一个民族带来过什么呢?”他问道,“革命都是暴力的。”他紧握着破旧的金属盾牌和金属棒,棕色的巴拉克拉瓦帽遮住了他那张被烟熏黑的脸。

街头绝不是只有像乔托罗格和尼科洛这样的年轻激进分子。更典型的可能是本地一家美国电话公司的经理。周四,这名33岁的经理开着蓝色的家庭用车来到路障处,若无其事地卸下了一些装满空玻璃瓶的购物袋,为抗议活动补充燃烧弹供应。

“一周前,甚至是几天之前,我绝不会看到自己做这些事情,”这名衣着讲究的经理说。“现在,我不仅愿意来送瓶子,还愿意来送汽油。”这名经理只说自己名为维克托(Viktor),从一开始就支持抗议活动。三个月前开始的时候,抗议活动只是针对亚努科维奇的和平反抗,往往还带有欢乐气氛。

他接下来的话体现了人们普遍表达的一种情绪,“当然,我不喜欢暴力。现在的情况太令人痛心了。”他说。“不过,我们只是以暴制暴而已。”

尽管抗议队伍成分多样,然而,在这场逐渐加深的内乱中,中坚力量依然是那些年轻的武装分子,他们像钢铁般坚强,面临数以千计的防暴警察、阵阵弹雨、屋顶的狙击手和步步逼近的戒严令,他们始终拒绝屈服。

他们继承了一种烈性的民族主义传统,这种传统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斯捷潘·班杰拉(Stepan Bandera)和西乌克兰的狂热民族主义分子身上,上世纪30、40和50年代,他们曾暴力反抗波兰和苏联主子的统治,最终遭到压服。这些团体时或与纳粹结成松散联盟,不过,这可能只是一种战术同盟,与意识形态无关。

百人队让反对派的街头力量有了准军事纪律。百人队的队长会和隶属于独立广场自卫组织(Maidan Self Defense)的其他几支青年队伍的领导人进行会商,自卫组织的领导人是反对党祖国联盟(Fatherland Party)的成员安德里·帕鲁比(Andri Parubi),但他对一些右翼街头组织的控制有时显得软弱乏力。

除了百人队,还有几个组织也派了军事化的队伍上阵。全乌克兰自由联盟(Svoboda Party)内就有以短棍、铁链和其他钝器为武器的活动分子,该党是规模更大的西乌克兰民族主义运动在议会的分支。

全乌克兰自由联盟不时和名为“正义部”(Right Sector)的另一个民族主义组织发生冲突,后者是由曾处于政坛边缘的六个强硬派民族主义组织结成的联盟,其在街头政治中的影响力正日渐增强。

然而,如果说这些团体是驱动乌克兰境内反亚努科维奇运动的唯一力量,那总统早在数周前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垮他们,因为他们的人数远少于非暴力抗议者,也远少于警方。他们的身后还站着大批民众,这些民众本来不支持好战的民族主义和暴力混战场面,现在却和“正义部”这样的团体并肩站在了一起,因为安全部队以暴力镇压抗议的行为激怒了他们。此次抗议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和平的,就像是2004年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的翻版。

基辅本周的暴力乱局从周二开始,据22岁的心理学家奥克萨娜·梅德韦德(Oksana Medved)透露,自那时起,利沃夫每天都有大约600人报名登记,愿意去首都加入抗议者的队伍。她是在登记中心工作的志愿者当中的一员,据她说,一共有三个登记中心,人们可以在这里登记,以乘坐巴士或小轿车赶往首都。

看到反对派用燃烧弹和石头,偶尔还用枪来驱赶总统下台,许多顽固反对政府的乌克兰人都觉得惊骇不已。亚努科维奇总统是在2010年经民主选举上台的,按照计划,他的未来将由2015年的选举决定。

在乌克兰东部,人们的反感尤其强烈。那里是亚努科维奇政坛发迹的起点,那里的大多数人都说俄语,而不是乌克兰语,那里的人将斯捷潘·班杰拉这样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英雄视为法西斯叛徒。

在乌克兰东部城市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40岁的商人阿纳托利·斯克里普尼克(Anatoly Skripnik)说,“在这里,我们对法西斯的记忆代代相传。”许多抗议者不仅对准军事化民族主义团体扮演的角色不以为意,对历史在此次对抗中扮演的角色也是轻描淡写。“来自西部的一些人确实是民族主义者。”周四晚上,艺术家尼古拉·维辛斯基(Nikolai Visinski)站在路障旁说。“不过,我们团结起来只是想更换政府。你不会听到人们呼喊斯捷潘·班杰拉。人们只是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









在几天相对的沉默之后,俄罗斯政府星期一对乌克兰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俄罗斯总理对乌克兰临时政府的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俄罗斯外交部指责乌克兰对付新政府的反对派时使用了“独裁”和“恐怖”的手法。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莫斯科对记者谈到把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赶下台的力量时说,俄罗斯政府在乌克兰没有可以联系的对象。他说,把亚努科维奇赶下台本质上是一场兵变。

俄罗斯外交部也附和了这种观点,形容乌克兰最近发生的事件是激进的暴徒和试图保护平民的执法部门之间的一场武装对峙。俄罗斯外交部指责乌克兰议会采取侵犯俄罗斯和其他少数族裔权利的行动。

莫斯科还表示,新的乌克兰当局正试图禁止俄语,并取消对新纳粹宣传的限制。俄罗斯外交部还不点名地指责俄罗斯的西方伙伴没有谴责这些事件。

美国和英国已经警告俄罗斯不要向乌克兰派兵。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表示,如果俄罗斯进行军事干预,将是“严重的错误”。

星期天,俄罗斯召回驻基辅的大使,以商讨俄罗斯方面所称的乌克兰不断恶化的局势。

===========================



26岁乌克兰青年成为赶走前总统的关键人物

据路透社2月25日消息,乌克兰的血腥动荡的历史上或将写下一个的人名字,他就是26岁的弗拉基米尔•帕拉斯尤克(Volodymyr Parasiuk),在军队学过战斗技能的他在赶走亚努科维奇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汽车喇叭发出嘟嘟的欢迎声,路人争相与他握手,看起来大男孩样子的弗拉基米尔发现自己被视为了乌克兰的英雄。 不过,弗拉基米尔更愿意将英雄的称号留给那些与他一起抗议过的人们,这其中有80人被亚努科维奇的防暴警察所杀害。 

上周五,乌克兰的反对派领导人与欧盟签署了一项交易,试图结束与亚努科维奇之间的冲突。周五晚间,当得知这个消息后,弗拉基米尔拿起麦克风发表演讲,号召乌克兰人反对这个交易。“这是在和刽子手握手言和,”弗拉基米尔在演讲中说道,“亚努科维奇明天早上之前,必须滚蛋,否则他将自食基果。” 想起了这些天死去的抗议者,弗拉基米尔在演讲中几度哽咽,他的演讲引起了独立广场的上千上万人的共鸣。 乌克兰的代理内政部长说,亚努科维奇上周五晚上乘飞机到了基辅,周二正逃亡在乌克兰的某地。 “反对党领袖表示,他们已经同意,将提前举行大选在12月。

这是耐心的乌克兰人的最后一滴血,”弗拉基米尔回答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说。 “我们已经失去很多生命,突然这些政客说,亚努科维奇将继续担任总统,并将举行选举。我有一个明确的立场。亚努科维奇是恐怖分子,乌克兰头号恐怖分子,”弗拉基米尔说道。 

“新的当局必须明白,人民才是真正的力量,而不是450名议会代表。” “我在演讲台上宣告了一个目标,告诉反对派:要清楚,如果你不符合我们的条件,那么事情会由我们来决定,而不是你们。” “我们只是告诉反对派领导人:伙记,要当机立断,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们会去做的”,弗拉基米尔说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