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2月23日星期日

比爾.蓋茨的「以疫苗減少人口」



作為微軟的創始人之一,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比爾.蓋茨正在使用他的數十億的的慈善基金 (免稅)---通過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來處理,解決第三世界國家糧食短缺的和消除貧困的問題。在最近的一次美國加州會議上,蓋茨透露了一個不為公眾所知的“慈善-人口減少”計劃,對外的名稱是“優生學”。  

蓋茨在加州長灘“2010特納”論壇上發出了這番言論。他的演講題目是“創新到0”,他提出了一個在科學上看起來非常荒謬的建議,即在2050年之前人類的CO2排放量變成零。在演講到四分半鐘的時候,蓋茨說:“首先我們要面對人口問題,現在世界上有68億人口,而且會增長到90億人口。如果我們在新疫苗,醫療健康,生殖健康服務方面做出一個好成績,我們可以降低10%或15%的(人口)。”  

這個世界上最有影響力之一的人非常清晰地提出了他想用疫苗來減少世界人口的增長。當蓋茨談到疫苗的時候,他言論就代表了一定的權威。這是因為,在2101年1月份,在達沃斯精英論壇上,蓋茨就宣布他將在今後十年的時間捐贈100億美元,用來研發和注射新的疫苗給發展中國家的小孩子。  

這上百億美元的蓋茨捐贈主要是用於疫苗事業,特別是在非洲和別的不發達國家。比爾-美琳達基金是“GAVI聯盟”的發起人之人,Global Alliance for Vaccinations and Immunization)全稱是“全國疫苗免疫聯盟”,這個聯盟與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以及疫苗行業都是合作者。GAVI的目標是給每一位出生在發展中國家的新生嬰兒都注射疫苗。  

這個目標聽起來像高尚的慈善工作。但問題是,疫苗行業一直被報導將一些無法預測的或證明是有害的疫苗注射給第三世界的人口。這些疫苗在西方已經被禁止使用了。一些組織認為注射這些疫苗並不是讓孩子健康,相反的是,他們是想讓這些人們更容易生病,更容易受到疾病的感染,以至過早死亡。  

向第三世界傾倒毒素  

全球“H1N1”豬流感瘟疫的緊急行動被證明是不必要的,製藥公司內還庫存着數億支沒有測試過的疫苗。他們決定把這些剩餘的疫苗轉交給世衛組織,世衛組織再將這些疫苗贈送給幾個經過挑選的國家。法國已經將9100萬支疫苗送了出去;英國已經送了5500萬去疫苗,德國和挪威送的數目也類似。  

正如位於羅馬考昆研究中的的流行病專家 托馬斯所說的,“為甚麼他們將這些疫苗,給了發展中國家?”流行感冒的預警已經在世界大部份地方被取消了。在窮國中最大的威脅是心臟和消化疾病,病毒性的疾病並不需要太多的關注。甚麼才是富國捐贈1.8億支疫苗的醫學原因呢?流行性感冒在這些充滿大量陽光中的國家中是一個很小的問題,而且讓人談之色變的“H1N1”流行感冒是歷史上最不嚴重的流感之一。  

這些醫藥疫苗的生產商從來不說嬰兒注射疫苗的幾大弊端,比如:孤獨症比及多種神經肌肉變形等等,這些已經追溯到大部份疫苗中使用有毒的助劑和防腐劑。許多疫苗,尤其在大批量售往第三世界國家的疫苗之中,含有硫汞散,這是一種由50%的水銀組成的防腐劑。  

在1999年7月份舉行的“世界疫苗信息大會”上,就已經宣布,“注射的水銀的積聚作用會對大腦產生破壞作用.” 在同一個月,美國小兒科學院和美國疾病防控中心(CDC)已經 對公眾做出警告:疫苗中的硫汞散有可能會影響到健康。他們強烈建議要儘早去除疫苗中硫汞散。根據美國1997年的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的現代法指示,FDA已經認為嬰兒如果接受數次含有硫汞散的疫苗,將會導致水銀過量並超過聯邦指導的水平。  

“優生學”的新形式?  

不幸的是,蓋茨對於減少黑色人種和其他少數人種人口數量的想法並不新穎。在我的書中《毀滅的種子》就提到,自從1920年以來,洛克菲勒基金就已經資助在德國的優生學研究。他們通過在柏林和慕尼黑的基金會,以及有名的第三帝國。他們讚揚希特勒德國的讓人們絕育的做法以及納粹關於人種“純化”的做法。約翰 D 洛克菲勒三世是一個終生的優生學鼓吹者,他用他那個“免稅”基金開始 了他的人口減少“新馬爾薩斯新運動的個人人口協會。  

使用疫苗悄悄地減少第三世界的人口的想法也並不新鮮。比爾蓋茨的好朋友,大衛洛克菲勒和他的洛克菲勒基金會在1972年就與世衛組織及其他組織參與了一個主要的項目來達到一個“新的疫苗”。  

在1990年早期,世衛組織和洛克菲勒的項目進行了大規模應用於天竺鼠-“人類”的試驗。世衛組織監視了破傷風疫苗的注射---在尼加拉瓜, 墨西哥和菲律賓。一個羅馬天主教贊助的機構非常懷疑世衛組織的動機並測試了幾瓶疫苗。他們發現了絨膜促性腺激素(hCG),這是用來防止生鏽鐵釘導致的傷口的感染和別的細菌感染,是疫苗中的重要組成部份。破傷風病是真實的,但是也是很少有的。同時,非常奇怪的是,hCG是一個天然的荷爾蒙激素用於“妊娠”保護,但是,一旦hCG與破傷風疫苗有毒載體混合,它將刺激一種反hCG的抗體,使得婦女不能保持妊娠。這就成為了一種隱秘的流產。已經有有數起來自菲律賓和尼加拉瓜關於hCG荷爾蒙激素的報導。  

蓋茨的“非洲基因革命”  

比爾-美琳達基金會與作為轉基因生物技術的創造者洛克菲勒基金會,他們一同贊助一個名叫“非洲綠色革命聯盟”AGRA的項目。這個項目是由前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任主任,2007年六月安南對洛克菲勒基金會表達了深深的感激之情,他說“感謝比爾-美琳達基金會與洛克菲勒基金會,以及其它支持我們非洲的活動。”這個項目主要是由來自這兩個基金會的人來運作。  

孟山都,杜邦,道氏以及其他的主要轉基因農業巨頭都進入“非洲綠色革命聯盟”AGRA的深處。他們將AGRA作為一個向非洲撒播轉基因種子的門戶,他們通過貼有“生物技術”的標籤銷售轉基因種子。蓋茨基金在AGRA的代表人是一個名叫羅伯特赫茨博士的人,此人只有25歲,但已經在孟山都中負責“農達”農藥和轉基因技術的推廣。據報導,他的工作就是用蓋茨的錢來推廣轉基因農產品在非洲的種植。  

到目前為止,南非是非洲唯一一個允許合法種植轉基因農作物的國家。在2003“BURKINA FASO”授權轉基因試驗。2005年安南的生物安全立法和數名高官都表達了對轉基因農作物的興趣。 AGRA在非洲 已經被當成“農業中介者”用於建立各種關係,剛開始他們並沒有提及轉基因種子或是轉基因除草劑,一旦時間成熟,他們就會大規模地推銷轉基因。  

轉基因,甘草膦和人口減少  

轉基因產品從來沒有被人類或是動物食用證明過是安全的。更加嚴重的是,它們具有天然的基因上的“不穩定性”,因為它們是一種非自然的產品,它們是通過引進一種外來的細菌,比如芽孢桿菌或者其它的物質在它們的DNA上,來改變它們的特性。也許同樣危險的是在轉基因銷售合同中捆綁銷售的“農達”除草劑,這種除草劑在全世界被廣泛地使用。“農達”中的甘草膦成份已經被測試和證明是一種高毒性的物質,在轉基因農作物的應用過程中,它的含量已經遠遠高於對於人與動物安全的規定含量。試驗顯示極小數量的甘草膦類物質對於人體的母系的,胚胎的細胞有極大的破壞作用。特別是對轉基因作物農場的懷孕婦女的傷害會更加嚴重。  

美國政府的一個長期項目已經接近完美---改變各種各樣的玉米,這是墨西哥和許多其它拉美國家的主食。這種玉米已經通過現場實驗,美國農業部提供實驗的資金,資助一個名叫“EPICYTE”的加州小型生物技術公司。這個公司已經在2001的新聞發布會上宣稱:“我們已經有一個溫室實驗室種滿玉米,這種玉米可以產生人類的精子抗體。” 他們解釋說,他們已經在一種罕見的條件之下獲得婦女的“不孕免疫”,一斷單獨的基因可以控制“不孕抗體”的生產。通過基因工程技術,已經將基因插入玉米的種子來生產玉米。在這種方式之下,他們在現實中生產出了秘密植入式的避孕玉米供人們消費。“本質上,這種抗體被吸引到精子的神經末梢的表層,並粘在表層使和精子負重不能前行。精子將會抖動得像跳巴西的貼身舞一樣。”“EPICYTE”認為這種辦法可以解決世界上人口過剩的問題,出於道德和倫理的原因,他們沒有透露這些需要解決人口過剩國家的名單。  

通過蓋茨和洛克菲勒大方的基金會將含有殺精劑的轉基因玉米提供給飢餓的第三世界國家的人們,或者通過含有沒有被發現的絕育物質的疫苗只是兩個被文件化的案例來證明使用疫苗與轉基因種子來“減少人口”。  

全球“優生”日程表  

蓋茨和巴菲特都是“全球人口減少計劃”的主要贊助人。像美國CNN的特納,的基金會參與了多個發展中國家的人口減少計劃,這些基金都是來自時代華納公司的10億美元的免稅股票期權。這些項目都披着慈善的外衣提供健康服務給貧窮的非洲國家。事實上,他們通過疫苗和別的醫療技術,實施的是非自願性的人口絕育計劃,這使得育齡婦女失去生育能力。擁有巴菲特大量捐贈的蓋茨基金,同樣支持非洲引進轉基因種子,安南也大力宣揚非洲“二次綠色革命”。在非洲,有專利權的轉基因種子目前遇到了巨大的國內抵制。  

健康專家們指出以上是蓋茨真正的目的。數以億計的錢已經用於投資危險的疫苗,這些錢本來可以提供最低標準的生活用水和處置污水的系統。只給孩子們打疫苗並不能避免孩子們會喝上不幹凈的水。  

蓋茨的“TED 2010”關於新疫苗減少全球人口的言論是非常明顯的,並非口誤。懷疑的人們可以看他在”TED2009” 的年度聚會,他也同樣提到了通過減少人口來改變全球氣溫上升。對於“好人俱樂部”的權貴們來說,普通的人們就如同CO2一樣的污染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