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新疆年内最严重爆炸案考验中国民族政策


周四早上,乌鲁木齐市一个热闹市场上发生爆炸,造成31人死亡,94人受伤,乌鲁木齐是躁动不安的中国新疆地区的首府,警方将此次事件称为“暴力恐怖袭击”。这是今年在中国发生的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暴力事件,突显出中国的统治在该地区所面临的日益严峻的挑战,新疆是大多数信奉穆斯林的维吾尔族人的家乡。

据新华社报道,爆炸事件发生后不久,国家主席习近平作出批示,“从严惩处暴恐分子,全力维护社会稳定。”

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消息,系列爆炸发生在早上7:50,报道援引目击者的话说,“两辆汽车横冲直撞”,冲进市场里的人群,有爆炸物从车中抛出。

新华社消息称,其中一辆汽车在市场里爆炸,一名在场的人称听到十几声巨响。一个名叫Saloshka的女子说,她距离现场只有100歩左右,她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称死伤者都是赶早市的“老爷爷老奶奶”。

据称是拍自现场的照片显示,伤者中有许多老人,他们躺在地上,有些人正在被他人拖走,抬上三轮车或救护车,旁边散落着蔬菜和个人物品,还有许多血迹。也有人坐在椅子上或地上,看上去一脸茫然。照片的背景中可以看到燃烧着的大火。

天山网称爆炸发生在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沙依巴克(Saybagh)是这个以维吾尔语为名的市区的汉语译音,据中国媒体报道,在这个市区居住的几乎全是汉族人。乌鲁木齐是一个种族分离的城市,维吾尔族人和汉族人生活在不同的市区。

共产党党报《人民币报》援引目击者的话说,有两辆汽车先开进袭击现场,然后发生一系列爆炸。新华社给出附近公园的名字为人民公园。

据公安部网站发布的消息,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与一个调查小组已从上海奔赴乌鲁木齐,此前早些时候他曾在上海指挥行动,此消息被搜狐和腾讯等中国大型互联网门户网站转载。公安部网站援引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话说,“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新疆发生的暴力事件越来越多,在这些事件中不少维吾尔族人和汉族人被刀、枪,以及其他形式的袭击致死,汉族是中国最大的民族。

最近,中国政府称,在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的袭击事件中有3人死亡,其中包括两名袭击者,该事件发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结束其对新疆地区的首次视察。3月初,有29人在昆明火车站被据称是来自新疆的袭击者用刀砍死。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研究亚洲恐怖主义的教授罗汉·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说,袭击事件说明,中国政府应该重新思考其在新疆的反恐措施。他说,中国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赢得维吾尔族人的支持和信任上面,这样他们就不会对武装分子持同情态度,而是转而帮助政府做收集情报的工作。

古纳拉特纳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除非中国改进其反恐能力,否则这类袭击将会继续发生,恐怖分子将会变得更肆无忌惮。每次恐怖行动的成功都是一次情报工作的失败。”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组织表示对此次袭击负责,这种情况在新疆很常见。但是,昨天和今天,巴基斯坦军队对北瓦济里斯坦的武装分子进行了攻击,一名安全官员称,一个由维吾尔族人领导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团伙是军方攻击的目标。名声不错的巴基斯坦报纸《黎明报》(Dawn)消息称,至少有73名当地和外国武装分子被击毙。

中国政府经常将新疆的恐怖活动归咎于东伊运组织。但一名参与政府反恐工作的中国人说,“实际上,说这些袭击事件是境外势力等等‘组织’的并不准确。那些势力在中国境内一般没有这些能力。说‘影响’更准确一点。”他指的是维吾尔族独立运动和圣战组织等团体。维吾尔族独立活动人士被中国政府称为“分裂分子”,他们希望在新疆成立一个名为东突厥斯坦的国家。该地区过去有过半独立于中国的时代。

上述中国专家要求不具名,因为他没有公开谈论此事的授权。

许多维吾尔族人抱怨汉族的压制越来越严重,他们说汉族人在试图铲除当地的风俗,包括语言。中央政府当局说,政府的政策考虑到了维吾尔族人的传统和宗教,国家在教育方面给予他们优惠的政策,还允许维吾尔族人比汉族人生育更多的孩子。预计未来几周紧张气氛只会加剧:7月5日是乌鲁木齐维吾尔族人和汉族人之间发生暴乱的五周年纪念日,那次暴乱中约有200人被打死。

位于中国西北部的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说,“七五事件以后,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的关系明显恶化。七五事件是个分水岭。”他说,大部分宣扬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材料,以及恐怖主义技术、比如制造炸弹,都来自境外。

杨恕研究的课题是新疆骚乱和宗教极端主义,他说,尽管政府为消除恐怖主义威胁作出多次努力,但中国仍可能会经历维吾尔族武装分子的不断袭击。他说,“阿富汗、伊拉克、埃及、北非国家,都把伊斯兰极端主义视为一种主要社会威胁,但是这些国家中没有一个能根除伊斯兰极端主义。”

“在中国这可能会更加困难,”他说,由于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的民族分歧,“对中国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来说,还有民族认同的问题,这让极端分子的仇恨变得更加强烈。”

也在周三,乌鲁木齐高级人民法院通报了其称之为“典型案例”的最近16起恐怖案件的宣判,共有39人分别被该地区的6家法院判刑,他们的罪名包括涉及、组织、领导、参与有组织的恐怖行动,煽动民族仇恨或民族歧视,以及非法制造枪支等。中国新闻网消息称,被告人“均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最长刑期15年”。

维吾尔族人在新疆2200万人口中占不到一半,汉族人口如今占该地区总人口的40%,而1949年共产党政府上台时,汉族人口只占该地区人口的6.7%。新疆还居住着其他少数民族,比如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等。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Amy Qin 对本文有研究贡献。Michael Forsythe、安斯乔和褚百亮协助报道。
翻译:张亮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