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5月4日星期日

脫亞論 以現在來說 就是《脫漢論 》


脫亞論 以現在來說 就是《脫漢論 》

可見日本人在1834-1901福澤諭吉的時代

就不認為亞洲有漢文化 如果有 為什麼不說《脫漢論》

———————————————————-

福澤諭吉(1834-1901)提出「脫亞論》入歐,

成為日本人民信賴的根本理論。

日本《時事新報》1885年3月16日的著名不署名短文 。

以下是福澤諭吉《脫亞論》入歐(明治十八年)的全文中譯 :

「隨著世界交通的手段便利起來,西洋文明之風逐日東漸。 其所到之處,就連青草和空氣也被此風所披靡。大致說來, 雖說古代和今天的西洋人沒有多大不同,但他們的舉動在古 代較為遲鈍,而今天變得活躍起來,無非是利用交通這個利 器的緣故。對於東方國家的當務之急來說,此文明的東漸之 勢十分強勁,如果下定決心來阻止它的話,這樣做倒也不是 不行,但觀察當今世界的現狀,就會發現事實上是不可能的 。莫不如與時俱進,共同在文明之海中浮沉,共同掀起文明 的波浪,共同品嘗文明的苦樂,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文明就像麻疹的流行一樣。眼下東京的麻疹最初是從西 部的長崎地方向東傳播,並隨著春暖的氣候逐漸蔓延開來。 此時即便是痛恨該流行病的危害,想要防禦它的話,又有可 行的手段嗎?我確信沒有這樣的手段。純粹有害的流行病, 其勢力的激烈程度尚且如此,更不要說利害相伴、或利益往 往更多的文明了。當前不但不應阻止文明,反而應盡力幫助 文明的蔓延,讓國民儘快沐浴文明的風氣,這才是智者之所 為。

西洋近代文明進入我日本以嘉永年間的開國為開端,雖 然國民漸漸明白應該採用西洋文明,氣氛也逐漸活躍起來, 但在通往進步的大道上,卻橫臥著一個守舊衰老的政府(這 裏的政府指德川幕府──譯者注)。應該如何是好呢?保存 政府的話,文明是絕對進不來的,因為近代文明與日本的陳 規舊套勢不兩立。而要擺脫陳規舊套的話,政府也同時不得 不廢滅。如果試圖阻止文明的入侵,日本國的獨立也不能保 證,因為世界文明的喧鬧,不允許一個東洋孤島在此獨睡。

對此,我們日本的有識之士,基於“國家為重”、“政府為 輕”的大義,又幸運地依靠帝室的神聖尊嚴(這裏的帝室指 天皇──譯者注),斷然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國內無 論朝野,一切都採用西洋近代文明,不僅要脫去日本的陳規 舊習,而且還要在整個亞細亞洲中開創出一個新的格局。其 關鍵所在,唯“脫亞”二字。

雖然我日本之國位於亞細亞東部,但國民的精神已經開 始脫離亞細亞的頑固守舊,向西洋文明轉移。然而不幸的是 在近鄰有兩個國家,一個叫支那(這裏的支那指中國──譯 者注),一個叫朝鮮。這兩國的人民,自古以來受亞細亞式 的政教風俗所薰陶,這與我日本國並無不同。也許是因為人 種的由來有所不同,也許是儘管大家都處於同樣的政教風俗 之中,但在遺傳教育方面卻有不盡相同之處。日、支、韓三 國相對而言,與日本相比,支國與韓國的相似之處更為接近 。這兩個國家一樣,不管是個人還是國家,都不思改進之道 。

在當今交通至便的世界中,對文明的事物不見不聞是不 可能的。但僅僅耳目的見聞還不足以打動人心,因為留戀陳 規舊習之情是千古不變之理。如果在文明日新月異的交鋒場 上論及教育之事,就要談到儒教主義。學校的教旨號稱“仁 義禮智”,只不過是徹頭徹尾的虛飾外表的東西。實際上豈 止是沒有真理原則的知識和見識,宛如一個連道德都到了毫 無廉恥的地步,卻還傲然不知自省的人。

以我來看,這兩個國家在今日文明東漸的風潮之際,連 它們自己的獨立都維持不了。當然如果出現下述的情況的話 ,又另當別論。這就是:這兩個國家出現有識志士,首先帶 頭推進國事的進步,就像我國的維新一樣,對其政府實行重 大改革,籌畫舉國大計,率先進行政治變革,同時使人心煥 然一新。如果不是這樣的情況,那麼毫無疑問,從現在開始 不出數年他們將會亡國,其國土將被世界文明諸國所分割。


在遭遇如同麻疹那樣流行的文明開化時,支、韓兩國違 背傳染的天然規律,為了躲避傳染,硬是把自己關閉在一個 房間裏,閉塞空氣的流通。雖說經常用“唇齒相依”來比喻 鄰國間的相互幫助,但現在的支那、朝鮮對於我日本卻沒有 絲毫的幫助。不僅如此,以西洋文明人的眼光來看,由於三 國地理相接,常常把這三國同樣看待。因此對支、韓的批評 ,也就等價於對我日本的批評。

假如支那、朝鮮政府的陳舊專制體制無法律可依,西洋 人就懷疑日本也是無法律的國家;假如支那、朝鮮的知識人 自我沉溺不知科學為何物,西洋人就認為日本也是陰陽五行 的國家;假如支那人卑屈不知廉恥,日本人的俠義就會因此 被掩蓋;假如朝鮮國對人使用酷刑,日本人就會被推測也是 同樣的沒有人性。如此事例,不勝枚舉。

打個比方,屋院相鄰的村莊內的一群人,在他們出現無 法無天的愚行而且殘酷無情的時候,即使這個村莊裏偶爾有 一家人注意品行的端正,也會被他人的醜行所淹沒。和這個 例子一樣,支、韓兩國的影響已成為既成的事實,間接地對 我外交產生了障礙,這樣的事情實際上並不少,可以說這是 我日本國的一大不幸。

既然如此,作為當今之策,我國不應猶豫,與其坐等鄰 國的開明,共同振興亞洲,不如脫離其行列,而與西洋文明 國共進退。對待支那、朝鮮的方法,也不必因其為鄰國而特 別予以同情,只要模仿西洋人對他們的態度方式對付即可。 與壞朋友親近的人也難免近墨者黑,我們要從內心謝絕亞細 亞東方的壞朋友。」

資料來源 http://betablog.udn.com/ peterchiublack/677535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