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23日星期四

满族“换锁”仪式


老萨满石清真(右一)这次请来的是鹰神(右二)

  2月1日(立春前三天),吉林省九台市的满族石氏家族举行“换锁”(庆丰收)仪式。仪式由被家族和周边村落誉为“最后一个萨满”的石清真老人亲自主持。笔者有幸在场亲眼见证了石清真的祭祀绝技……

  一

  在松花江流域的满族诸姓中,有一个因萨满祭祀而远近闻名的家族,这就是锡特克里家族。锡特克里家族汉姓石,隶属满洲正黄旗,主要有两大支系,一支在九台莽卡东哈村,一支在胡家乡小韩屯。石氏家族历史悠久,支系繁多,从始祖至今已有380多年,繁衍十七八代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始终保持着萨满祭祀的固有传统,到石清真已是第十六代传人。

  每至龙虎年,石家都要举行“换锁”大祭。“换锁”,满语,意为“庆丰收”,它有一系列仪式,包括祭祖坟、亮家谱、震米(淘米做糕和供品)、请神(祖神和自然神)、祭“佛托妈妈”(家族的生命神)、跳祭舞(请来什么神灵跳什么舞),内容丰富多彩,程序细致纷繁,是研究东北地域文化史和民族生存史的难得机会。

  腊月的东北,天寒地冻,气温已下降到零下30℃。天刚刚放亮,族人在老萨满石清真的带领下,按辈份排队向祖太爷吉巴库的坟地走去。吉巴库生于1571年,卒于1646年,是建立吉林打牲乌拉的功臣,并有清朝顺治帝赐予的“功德牌”。位于南山对面山林中的石氏祖太爷吉巴库的老坟高大如山,人们在铺着厚厚白雪的坟前摆上祭品。主祭人石清真高声叙述先祖开荒斩草、狩猎征战的种种功绩,然后点燃纸钱,又命后人们按字辈纷纷上前叩拜。在他乞求先祖保佑子孙平安、生活丰裕的叨念声中,浓浓的酒香已经溶进寒风冷雪的老林,飘向荒寒的北方旷野。在这里,人们感受到人类血缘和亲情传承的强大关系,也把一种尊老尊祖的观念和风习传至四面八方。

  石氏家族把自然祭祀活动称为“野祭”,野祭和家祭的结合,就是对自然、神和祖先神的共同祭典。这是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一种展示,也是一种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

  野祭之后,家祭开始。老萨满石清真已经穿戴完毕。祭祀活动的整个过程被称为走“托立”,所有的仪式要用满语进行。第一道仪式是请下“神袋”,打开里边的“子孙绳”。石清真代祖太爷示意,小“栽立”(萨满的助手,人数不等,这次有6名栽立参加)们将“子孙绳”从“神袋”中取下,拉向外屋的“佛托妈妈”神位前,家家拴挂生丁记号。生男孩的在子孙绳上拴小弓箭,生女孩的系红绳或色彩鲜艳的布条。那一条条传递着生命信息的子孙绳上已经系满了各种物件,记录了整个家族的生命历程。

  在石清真的带领下,栽立们敲起单鼓开始“震米”,就是把祭祀用的米(一般是黄米、江米等)在祖先神谱前淘洗。伴随着萨满和栽立们的“咚咚”鼓声和他们腰间的腰铃“沙沙”的摆动声,一种古老庄严的气氛油然而生。人们仿佛看到了石家祖先带领勤劳的族人们战胜种种艰难困苦、各种自然灾害,最终迎来了丰收,让人感受到丰收的来之不易。

  然后,石清真开始“净手”和“净口”(用清水洗手、漱口),以便用先祖传下的铜镜请下今天的祖神。这是一个神圣而又神奇的时刻,只要大萨满请来什么动物神,栽立便会在萨满的指示下跳模仿这种动物的舞,鼓点也会打击出具有该动物生存特点的韵律。这是古老的民族民间艺术的高度凝聚,把人带进茫茫大自然的环境之中。人们在栽立们“咚咚”的鼓声中静待祖神的到来。

  只见老萨满石清真认真而虔诚地低声用满语呼唤着列祖列宗的名字,让所有自然神灵在这一刻回到家族之中,与族人共度丰收之年。他手中的铜镜上有一颗浅蓝色的珍珠在缓缓地转动,那是祖先从松花江中捞出的一颗灿烂明珠。突然,石清真告诉大家,这次请来的是“鹰神”。

  清朝以来,东北满族特别是松花江边的长白山满族普遍信奉象征威武神圣的苍鹰。他们捕鹰以进供,靠鹰狩猎,同时把鹰的性格融合进自己民族的精神里。而崇鹰恰恰是歌颂了祖先威武不屈的民族性格和族人艰难的生存历程。鹰神的来临,其实是在讲述着石氏家族先祖四处征战收复国土,保卫边疆,战胜严酷的自然,猎取大量的贡物,又千里迢迢送往京城的岁月历程。

  大栽立头戴“鹰帽”,身上披挂的彩裙和飘带被他精彩旋转带动起的彩影所包围。这是舞蹈、音乐的高度结合,又是一种展演技艺的完美统一。老萨满石清真在一旁不断地指示着栽立们的祭祀,把祖先传给他的技艺再传给他们。

  祭祀完毕后,神职人员要将请来的鹰神送回祖谱,陈列在这个圣洁的文化序列之中,以待下一个祭祀年头的到来。当大萨满石清真和所有栽立虔诚回拜祖位并收起祖谱时,人们感受到我们是有祖而生、有祖而传承的。这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根、文化之根。

  民俗和民俗文化其实是人类心底的力量。而文化来自于人类心灵和生活行为的自觉传承。石清真学当萨满的过程,充满了艰辛,特别是那一个个“落乌云”的过程,要一一记住,并认真传承。“乌云”是满语音译,本意为“九”,代表事物的“极数”、“尽数”,被视为吉祥数,在这里指萨满从事祭祀的过程和内容。一个乌云指9天时间,往往要经过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乌云”的“学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萨满。因此萨满是一个充满知识和智慧的职业,一般人是当不了萨满,也成不了萨满的。

  “换锁”祭祀活动是满族村落里盛大的民族节日,当地人在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里感受着本民族传统文化的魅力。这种古远而现代的活态文化尽展中华民族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它们是那么地丰富和生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