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24日星期日

国际权威科学期刊《自然》杂志﹕中国学术腐败严重 折射国家道德沦丧


国际权威科学期刊《自然》杂志十月二十一日社论指出,中国虚假学历和学术不正行为极为猖獗,政府管理松懈导致什么是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科学行为之间的界限模糊,中国科学界学术腐败严重,尤其是在年轻的研究人员中,
 
社论以中国泌尿科医师肖传国的案子作为引子,肖对两位批评他的人策划进行殴打一案近日开庭审判,北京地区法官已经宣判肖五个半月的刑期,并对其他涉案人员判处更短或同样刑期。受害人之一方世民说,刑罚过轻。方自称为科学卫士,在其网站上化名方舟子对学术不当行为进行调查。但该判决已经让肖在中国成为不受欢迎的人。

判决宣读后,科技部发表了一个网上声明,说肖“应为他的严重不当行为和缺乏诚信受到谴责”。科技部不想与肖有任何瓜葛,对肖是科技部赞助的一个科学项目的首席科学家的指称,不厌其烦地再三否认。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协)——中国最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协会,对这一裁决也作出类似反应。与此同时,尽管中国科技界为这一丑剧提供了沃土,中国科学界广泛而具杀伤力的学术腐败却依然无法大面积揭露。

中国缺乏监管和调控手段,使得虚假简历和学术不端行为盛行。管理松懈导致什么是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科学行为之间的界限模糊,尤其是在年轻的研究人员中,更是如此。学术不当行为的投诉渠道形同虚设,人们担心身份暴露、怀疑投诉是否有效,从而转向采取非官方的常常匿名的攻击。对事实指控的理性调查让位给硫酸和恐惧。

这一宣判的影响可能是广泛的。 250多名中国患者现在威胁要起诉医院或肖本人,因为他们说,肖开创的外科手术 - 其目的是恢复脊柱裂(spina bifida)或脊髓损伤患者膀胱和肠道功能 - 不起作用。该手术曾受到一些批评,说这一手术只应该被视为实验性的,但其他一些人支持该手术。

中共政府官员经常承诺处理科学不端行为。这一次,他们应该做的不仅仅是惩罚挥舞铁锤的暴徒,而应该采取步骤,建立一个适当的欺诈和剽窃监测系统,对合理指控进行审查,起诉诽谤者,并保护举报人。因为科学家职业、病人的健康和民族的科学未来都在受到威胁。
据中国当地媒体报导,扰乱他人的最高刑罚为监禁五年。人们说肖得到的是这一指控下可能给的最轻刑期。

手术尚属实验阶段 过度吹嘘效果


《美联社》十月十九日报导,一些美国医生认为肖的技术尚属实验,但前景看好,而且两家美国医院正在对少部份志愿者、主要是少数儿童,进行这项研究。然而另一些人则对此表示怀疑,尤其是对肖说的85%的成功率表示怀疑。这一手术是为了帮助那些因为瘫痪事故或脊柱裂——一种先天缺陷而丧失膀胱功能的人们。

位于加州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儿童医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Children's Hospital )的小儿泌尿外科主任埃里克‧克兹拉克(Eric Kurzrock )医生说: “多数美国小儿泌尿科医师对他的报告非常怀疑。从来没有人认为会有85%的成功率,要知道,你看他的报告会发现,他的报告中具体细节非常少。”

据媒体报导,肖在中国对数百位病人实施手术。现在,有些人说他夸大了成功的机会,而且手术使他们变得更加糟糕。

不论肖是否有欺诈罪或不道德的罪名,他的案例都突出了中国的研究不受管制、以及患者几乎没有任何保障的性质。

丛草(音,Cong Cao)是纽约州立大学的一名研究员,曾写过两部有关中国的科学和创新的书。丛说:“中国的医疗领域是狂野的西部,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位于密歇根州Royal Oak 的William Beaumont医院(William Beaumont Hospital )的研究人员,对九位脊柱裂患者的初步研究报告显示,结果好坏参半,并有 一些副作用 。明年年初,他们计划开始一个为期五年的、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资助230万美元的临床试验。该医院的泌尿科负责人肯尼斯‧彼得斯(Kenneth Peters)医生说,他确保病人充分了解手术是实验性的,须承担严重的风险。

另一个单独的为期三年的对八个孩子的研究,正在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的全体儿童医院(All Children's Hospital in St. Petersburg, Florida)进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