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满洲人,您的历史有多久?您的道路有多长??



满洲文化的精髓是什么?她的历史有多久?她的道路还有多长?这是今天1500万满族人特别是满族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们值得深刻思考的问题。

   一、文化发展的过程是一种生长的过程,它具有生命的特征──不断接受过去的影响,同时不断创新;不断剥落一部分,又不断增长一部分;不断在旧的基础上产生新事物,又在不断变化中保持其故常。所以文化不可能把旧的全部割断然后求再生,正如生命不能于死后求其再生一样。


   二、文化是人群心灵活动的结晶,人群的活动大体以民族为单元,所以文化可说是民族生命的一种表白。它从民族内心深处流露而出,又回过头来涵育着民族。所以民族与文化是血肉相连的。


   三、民族文化既由民族的内心流露而出,所以每一民族文化必有她自己的向往、自己的信念、自己的价值判断。这种向往、信念、价值判断是民族文化的核心,它是自生的、自主的。断没有无自生自主的文化而可以久存的民族.


   四、每一民族文化必包含该民族赖以生存的力量。因为民族文化是该民族于长期生存奋斗中磨练而长成的,民族即赖此品质克服环境而生存滋长。


   五、民族生活的环境不断在变,民族文化亦不断在生长发展以适应民族的生活。不能生长发展的文化会死亡;文化既死亡,不能再凝聚其民族,民族亦随之解体而消灭。历史上有不可胜数的文化被淘汰,就有不可胜数的民族被消灭。


   六、当民族遭遇重大挫折或者是在转型期间,如果文化生命力未枯竭,它常会透过民族的知识分子唤起文化的反省,以调整文化的内容,使民族的生机再畅遂。


   七、一个长久生存的民族,她的文化必是具有反省能力的文化,又必是一种容纳性较强的文化。民族每经一次忧患,文化每经一次反省,文化的内容必愈丰富,而民族的生命力亦必强韧。


   八、文化由反省和调整需要新的养料,这些养料必须经过消化、吸收、从文化生命中长出,然后才能发荣滋长。未经消化吸收而附增上去的,对文化的调整不发生作用。

    代表东北亚通古斯打渔狩猎文化的满族文化和萨满宗教信仰绵延数千年,是现存人类文化中比较长远、性格独特的一个以渔猎文化为根基的文化体系。她涵育了一个人口相对稀少的民族,使这民族克服了不少艰难忧患而屹立于世,历史上数次建立独立的国家,她必然蕴藏着珍贵的品质。同时又必是富于学习和容纳性的。但是,因为时间长、地域广、人口少且居住分散、而且地理环境之不齐,加以朝代兴亡,政权起伏,长期生活在异族的文化阴影下,使得民族不免掺杂不少坏性习,残留不少废渣滓。尤其是近代政治社会的急剧变化,随着满族政权的瓦解,继之以中西文化乍然相遇,满族文化未能及时调整,于是显出许多与时代不相适应的弱点。但是满洲文化的本质必有其优秀的一面,这点从她在如此复杂的异族文化环境下仍能把不忘记自己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保留鲜明的民族特性即可证明。




   今日,满族的知识分子,如果真爱护我们满洲民族,应该对满洲文化做出真诚的反思,认识她的长处而加以珍惜发扬;认识她的短处而加以改造或扬弃;探讨她能使我民族长存的因素,亦找出她使我民族今日落在人后的原因。无论她的优点和缺点,长处和短处,我们都应作理性的检讨,不盲目推崇,亦不恶意譭谤,更进一步疏通满洲与异族的文化,作适当的调整,为满洲文化开创一新境界。

   我们坚信要使满洲民族能强健地站起来,必先要使满洲文化能强健地站起来;满洲文化一日不康健,满洲民族亦一日不能康健。而漠视满民族文化遗产拒绝捍卫满民族权利是满族人哀败而非进步的表现,是这个民族病入膏肓而非健康发展的征兆;否决满族民族意识,抛弃满族语言文化和萨满信仰不仅是满族身心健康的问题,而是一种政治顽症,因为它实质上是一种反文明的行为,是在为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资源掠夺政策推波助澜。
  在每一代满族人中,只有极少数人能完全理解和完全现实传承民族文化的才能,而其余的人都背叛了它。不过这并不重要。正是这极少数人将满洲民族推向前进,而且使生命具有了意义。我们所一贯追求的,正是向这些为数不多的人致意。其余的人与我们无关:与其说他们背叛的是民族和信仰,不如说他们背叛的是自己的灵魂。

  一个人无论多么优秀出色都形不成“民族精神”,一个民族各个优秀出色的人如果不组织起来也构不成“民族精神”,一切民族的事务都有待“民族组织”来规划、安排和争取。组织起来了,亡国千年的民族可以复国、割地赔款的民族可以富强、弹丸小国的民族可以称雄、古老负重的民族可以新生,没有组织或者组织的不好,千年辉煌的民族可以任人宰割、拥有富饶土地资源的民族可以做人嫁妆、勇敢坚毅的民族可以消失灭亡、善良和平的民族可以背井离乡。“民族觉醒”并不能自然地形成“民族精神”,更不会自然地带来“民族复兴”,而是需要那些先期觉醒的人们起来“组织”,去唤醒和影响更多的人们觉醒并参与到组织中来,并在“组织”的引领下开展民族文化复兴;民族自救。并且展望民族的未来。我们走的一小步就是满洲民族走的一大步;我们的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够走多远。




  在地球上人类居住的任何地方,一个民族只要知道自己迫切需要什么,那里就会出现希望的火花,出现进步的希望,换句话说,最后必定会燃起抗争的火焰。(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最高司令 艾森豪威尔,D.)

  对一个传统上尚武的民族来说“武力不仅仅是一种实际上的必要,也是一种理论上的必要,一种逻辑上的需求。民族尊严与土地这一概念对一个人口相对较“少”的民族意味着武力和战争的概念…… 要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灭战争和种族和谐不仅是一种荒谬可笑的希望,而且也是极不道德的希望。这将造成人类灵魂的许多基本的和崇高的力量的萎缩…… 一个民族,如果执迷于永久和平的幻想就必然要因为在超然孤立中衰败而不可救药的灭亡。”

“永久的和平,这是幻想。武力与战争却是人类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在战争中可以表现出人的崇高……没有战争,世界将陷入自私自利之中去。不用剑去冲击,我们的理想,尊严和问题是不能完成和无法解决的!”

  一个民族想赢得尊严与独立靠的不是梦想与回忆,它最终总要诉诸血和铁

  让我们发挥并且保护好满洲民族的优秀品质与民族语言文化,厚积薄发,认清尼堪文化的毒害和腐朽;以宽广的胸怀;睿智的目光去迎接世界现代文明的曙光吧。 (伊尔根觉罗*连博 lianbo66@gmail.com )





Tuttu bicibe mini manju kemuni mini mujilen i ferguwecuke wesihun ba  纵然如此,我的满洲,你依然是我心中足以珍贵的地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