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6月23日星期日

滿洲民族的“精神支柱”索倫桿


满洲盛京皇宮裏面的索倫桿


天,满洲语为阿布凯,被满洲民族祖先视为一切的主宰。早在金国,女真人就在鞠场、内殿、都城外筑台,名曰“堂子”,为祭天场所。到了努尔哈赤时代,天已经成为满族信仰的主神。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城称汗,年号天命,自诩天授之职之责,替天行事,凡出兵征战必杀乌牛白马,立杆祭天。这“杆”即索伦杆。

 索伦杆,又称索罗杆,索摩杆,汉译为神杆。有些地方又称其为“得胜杆”,“祖宗杆”,“妈妈杆”(妈妈,满语意为神),足见满族部落间民俗的差异。《满族祭神祭天典礼》定神杆长13尺。杆下有一座石墩,墩上有孔,将神杆插在孔中立起来,再用两根木桩在两侧加以固定。神杆的顶端安放一个锡斗,每逢祭祀必放米谷碎肉于斗内,以饲乌鸦和喜鹊。在赫图阿拉城塔克世故居内,人们可以看到现今还立在这里的索伦杆。按本地规矩,立杆要选在春秋两季,神杆必须取洁净山中的松树,杆长为二丈,径五寸,树梢需留枝叶九层(也有杆长九尺,取九重天之意),立于堂子前。立神杆时要在堂子内举行立杆祭祀,祝辞“上天之子”云云。

 喜爱努尔哈赤的人们说,立杆祭天之俗是由努尔哈赤少年时挖人参所用的拨拉杆子演变而来。专家则称,此俗应该追溯到满族祖先的原始崇拜。最早的“索伦杆”即森林中长天的树木,信奉“萨满教”的满族祖先相信森林中这些直指青天的大树可以沟通天上人间,视其为“通天柱”,或“神木”,并在这些树上挂出彩布条和纸条,祈祷,祭祀。再后来,他们锯下山中的“神木”立到自家的庭院中祭祀,“神木”又演变成了神杆,日臻成为一种祭祀中重要的器具。祭天,祭祖,星祭,家祭,背灯祭,祭西炕,换锁,旗香,索伦杆贯穿始终。

 关于索伦杆的起源,还有许多神话传说。在神话中,天女佛古伦误食“神鹊”丢来的红果受孕生下满洲祖先,而在传说中乌鸦则救过努尔哈赤的命,所以满族以鹊为图腾,以乌鸦为神,敬之奉之。关于喜鹊和乌鸦,另一个神话称,它们为天神的女儿,每天到东海采石,回来的路上要在神树上栖息,为了让天神的女儿降吉祥到自己家,人们便移树于庭院中,用米谷和碎肉来孝敬天神的女儿,索伦杆应运而生。

 到了清国,从北京紫禁城内的三宫六院到民间百姓之庭院,皆立有索伦杆。由于终年撒米喂饲乌鸦,养成了乌鸦乐于集群宫殿的习惯,“宫殿群鸦”则成为大清皇宫中的一道极具特色的风景,满洲盛京府中的“宫殿群鸦”还成为沈阳的八景之一。

   满族春节祭祖、供神,祖宗牌位或张挂的祖先名讳图表必须供奉在西屋的西墙下,西屋的“小炕”(即连接南北炕的窄炕,亦通烟火,又称万字炕)上除放祭案(或供桌)外,不能放置杂物。祭祀期间,小炕上不能坐卧休息,尤忌女人。供神活动主要是立神杆、祭北斗。于除夕之日,庭院内埋立高杆,满语称“索伦杆”,意为神杆,上挂红灯;午夜饭前,架旺火、放鞭炮、迎财神的同时,要祭北斗。初一绝早,要在门户上挂弓,象征全年狩猎顺利,收获多多,这大概是因祖先以渔猎为主要谋生手段有关。20世纪50年代以汉人统治满洲后,立杆、祭北斗、挂弓之习渐被废止,但以西方为大、节日西墙壁供祖的习惯仍然保留。

    女真人过元旦节是在建立金国政权、尤其是在入主中原征服中国之后。女真人过元旦也有燃放爆竹、贴春联、点蜡烛、相拜祝福及饮酒欢宴等内容,

    在年三十这天,满洲族人家家于院子里竖起一根五米左右的索伦杆(神竿),杆顶上放一浅方形的锡升,升下栓一条木头布尾的龙,也有的放上一条木制的鱼或松枝、小三角形红旗等。升里盛些猪的五脏供乌鸦、喜鹊去吃。除夕夜点燃索伦杆上和房檐下的灯笼,以示红灯高照、大吉大利。













連博2006年攝影與瀋陽郊區滿族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