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1月2日星期六

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 :哪个民族与国家跟中国和劣等的蝗汉们捆绑在一起什么“共同发展”那就距离种族灭亡国家崩溃不远了!!




慈禧是满洲族的老太太不是汉人,就像成吉思汗,忽必烈 努尔哈赤 皇太极一样,它们都不是汉人。这充分证明了汉人只有由外来民族的人来调教他们才能进步,才知道什么是礼仪,羞耻和尊严。当然后来的满族人也变成了与汉人一样的道德沦丧,腐败无能。


全世界还能找到第二个向满族人这样的香臭不分的劣等二逼民族的吗??!!
周四上午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作家张戎(Jung Chang)的宣传活动。在一个能够俯瞰香港天际线的酒店套房里,身穿惹眼的翡翠绿色大衣的张戎已经被众人围在当中。她此次来港是要宣传她的新书《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她是在北京获得了一些“中文世界之外没人看过或用过”的史料后开始写作此书的。

她之前的作品——《鸿》(Wild Swans,1991),以及和丈夫何黎岱(Jon Halliday)合著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 Story, 2005)——在全球的销量超过了1500万本。她谈到了祖母缠足的惨状,中国是否需要一场妇女解放运动,以及她为什么喜欢海明威(Hemingway)。以下是经过编辑的文字记录:

问:《鸿》和《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以下简称《毛》)在大陆被禁。《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以下简称《慈禧》)这本书也会被禁吗?
答:我不知道。我非常希望它不要遭禁,但我认为,无论如何,大陆都会有这本书。很多大陆人出国旅游,到香港、台湾旅游的时候会买书。他们光顾时装精品店,然后再买一些禁书。我的香港出版人都非常兴奋。

问:一些西方国家的作家为了进入大陆市场,同意中国审查机构对内容进行删减。傅高义(Ezra F. Vogel)表示让中国读者有机会看到他写的邓小平传记的90%的内容,总比一点也看不到要好。你有收到这样的提议吗?你会接受吗?

答:1993年的时候,大陆有出版社提出可以出一个《鸿》的删节版。他们想要删掉明确提到毛泽东的语句,他们采纳了我的建议——“删掉以下100字”,等等。当时书已经排版,校对,但到了最后时刻,有命令称不准出版。后来出现了盗版书,我对此表示欢迎。

但《毛》是不可能的。他们需要删掉整本书。

至于《慈禧》——我当然是在假设——如果他们只是希望删掉结语部分有关毛的内容,那可能还是可以接受的。

问:你的两本传记的主人公曾有一段短暂的时间是同时在世的。慈禧太后在位时,毛泽东的童年生活是怎样的?与毛泽东统治时期,你的童年生活相比呢?。
答:毛泽东是在慈禧的统治下,或在其势力的影响下长大的。慈禧去世的时候,毛还是青少年,中国继续按照她设定的路线发展,直到巨大的动乱改变了发展路线。毛能够获得奖学金,本可以出国。不久之后,他开始为报纸写文章,内容涉及各种主题。他跟女朋友一起旅行,住在旅店里。

当时的性自由和知识自由令人惊讶,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这些事情都是无法想象的。如果我在公共场合跟一个男人牵手,那我们必须是结婚的。更不要提新闻自由了,根本不存在。

问:除了看望年迈的母亲,或者做研究,你是被禁止到中国大陆旅游或演讲的。但你是本周香港国际文学节(Hong Kong International Literary Festival)最受关注的作家之一。你觉得在中国统治之下,这座城市特有的自由能够持续多长时间?

答:我觉得会持续很长时间,一个原因是,中国想要收回台湾。香港可能要树立一个典范,台湾也是一样,要给人留下印象,你能给予人民自由和投票权,社会不会崩溃。

问:你曾说过,您的祖母缠足是您决定写慈禧传记的原因之一,慈禧废除了这一陋习。给我讲讲祖母缠足的事情吧。



答:我们是祖母带大的,因为我父母都要工作。当我们买完东西回家——其实那时候也没什么东西可买,所以或许说散步会更合适——她会用热水泡脚,深深舒一口气。她的脚都变形了。

她有一个缠足女性专用的工具袋。里面有一把用来去除老茧的小刀,剪指甲的专用剪刀,脚掌下面的指甲已经扭曲变形。稍微长一点指甲就会引起剧痛,因为它们会长到脚掌里。人们说你会习惯的,但其实永远也不会。

她不再缠足,因此能够行走了,但变形的骨头却无法恢复。

问:你觉得是同为女性使你更加同情慈禧吗?

答:恐怕是这样的,因为我能了解她解放女性的举措是多么重要。作为一名女性,你会更能体会它的意义。

问:你的书谈论的是慈禧统治期间的一些没那么引人注目的方面,比如她对政治改革、海外求学、科学创新及外交的推动。有时候,她几乎就像是清朝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一位能干的女政治家,天蒙蒙亮就起来阅读文件。这本书与之前的描述有什么不同?

答:在人们眼中,她是一个专横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被男人操纵的无助、不幸的女人。但这两点都不正确。她是做决策的。从资料、中很明显看出男人的建议是什么,她的决定是什么。她不是任何人的傀儡。她会雇人,会炒人——她一直是老板,这是毫无疑问的。

问:在中国,有像慈禧一样有影响力的女性吗?

答:有武则天,唐朝的时候亲自当上了皇帝。但慈禧之后?非常遗憾,没有。人们有时会提到江青,但她从未做过决策。毛泽东让她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然后就把她一脚踢开。宋美龄也没有做过决策。

问:中国很快会有女性掌权吗?

答:我不知道,但不太可能。中国仍然需要妇女解放运动。甚至观念非常自由的男性都还抱有根深蒂固的偏见。中共中央政治局是由男性选出的。
问:下一步会做什么?

答:我正在翻译《慈禧》这本书,这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我一直是自己翻译。我根据一些原始资料写了《毛泽东》和《慈禧》两本书,而且只有我知道这些文件在哪。

我需要把现在大多数中国人看不懂的古文拿出来,翻译成现代汉语。有好多字我无法在电脑上的汉语词典里找到。但我需要通过原始资料证实我所说的一切。”
问:你个人喜欢读谁的作品?

答:我喜欢海明威清晰、简洁的文笔。《老人与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太妙了,用一些平常的词创造出一个人、一个世界。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老人。
我喜欢纳博科夫(Nabokov)对语言的掌控。他能把那么多感觉和情绪描述出来真是不可思议。我喜欢《洛丽塔》(Lolita)和《说吧,记忆》(Speak, Memory)。
张戎将于本周六下午5点在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发表演讲,活动属于香港国际文学节的一部分。

刘可颂(Joyce Lau)是《国际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


如果慈禧知道今天她的坟墓被道德沦丧的蝗汉们给盗掘,尸体被玷污;知道满族今天这个损德行,会怎么想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