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20日星期五

外国人因雾霾天欲逃离中国

 
    2013年12月初的一天早晨,来自喀麦隆的上海交通大学大四留学生罗兰德(Rolland)与朋友一起骑着自行车去地铁站,距离超过2米就看不到对方。“我很害怕,因为我来上海四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天气。”罗兰德事后说,“而且当时变化很突然,我觉得世界末日到了。”

  来自美国的杰夫(Jeff)是一名教师,他记得自己12月初的一天早晨醒来时,恍惚间又觉得自己还在梦里。“我没来得及喝咖啡,感觉窗外雾蒙蒙的,公寓过道的转角也看不清了。我当时心想:今天的雾可真大。”

  在中国已经待了5年的艾玛(化名)来自法国,12月初有三四天时间,她一直感到嗓子疼、呼吸困难。“病怏怏的感觉,”艾玛说,“我从周四晚上开始关注(雾霾),整整四天没有出门。我知道我一定得了环境病。”

  以上三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外国人,是进入12月以来,上海遭遇今年以来最严重一轮雾霾污染的见证者。新华社报道称,12月1日、2日上海达到重度污染,12月3日、4日为中度污染。本次污染过程呈明显区域性,江苏、安徽、山东和浙江等地主要城市都达到重度或严重污染。关注PM2.5(可入肺颗粒物)数值的艾玛记得,最高的那两天一度超过了500。

  一些外国人的朋友圈里,或多或少开始谈论起离开中国的想法。这一次空气污染给他们带来了冲击。从长远考虑,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很多问题已经动摇了他们留在中国的决心。



 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态度

  在中国的老外们对于自身的保护措施或许还没有中国人自己做得好。美国外教杰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就是把自己从美国带来的3M口罩拿了出来,那个口罩买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前了。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戴一条围巾。”整整4天,那个被他翻出来的口罩都没有用上。一些本地的上海人开始取笑他:你们老外可真够强壮的。

  “他们每个人都戴了口罩,我听说上海本地的药店一度脱销。”杰夫说。

  “我觉得雾霾对我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在上海法语联盟任职的帅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帅帅是一位中法混血儿,或许是在中国待了太久的缘故,他对空气污染有些见怪不怪,“我身上带了一个药店买的一次性口罩,戴着太难受了我就把它摘了。我的朋友中,大部分人都像我这样。除非是有了孩子,他们会让孩子们避免出门。其他真就没有什么了,与平常一样。”


  来自摩洛哥的留学生玛旺(Marwane)今年9月才刚刚来到上海,此前他在巴黎住了一段时间。“巴黎也有污染,只不过没有这么严重。所以我并没有觉得(上海)这次空气污染有想象的那么危险。不过,对于污染的严重程度我还是感到很吃惊的。”玛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相对于男性老外的“无所谓”,女性如法国人艾玛,对于空气污染更为注意一些:“即便在欧洲,我都是非常当心的,你知道巴黎的污染也很严重,所以我平时会特意挑干净的食品,不含农药的有机食品。上海的雾霾真的成了我一桩心头大患。我完全不想出门。我朋友们还跟我说生活总要继续嘛我们出去玩吧,但我就坚持不出门。唯一一次出门是为了买水和吃的东西。真的几乎是整整4天闭门不出。”

  较之西方人,在沪的日本人和韩国人更为重视此次雾霾对于他们造成的影响。韩国人李睿智远在首尔的父母尤其担忧女儿的健康状况。因为连续4天没有开窗,李睿智觉得自己有一些感冒的症状,鼻子不通气。她的父母在新闻里看到了此次上海污染的严重性,担心女儿的症状与空气污染有关,电话不断。



  冈崎雄太是由日本环境省派驻日本驻华大使馆的一等书记官,专门负责环境相关的工作。冈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日本方面特意邀请了专家远赴中国,为在华日本人提供健康咨询。而据上海的一家日资企业员工称,几乎每一个员工都收到了从日本专程运来的3M口罩。

  “2013年初就开始忙了。在华日本人向我咨询最多的内容是在大气污染中如何保护身体。今年2、3月,大使馆在各地开了16场大气污染健康保护说明会,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有3场。而2012年只举办了一场。”冈崎雄太说,大家问了很多问题,有的日本企业代表问我,空气污染这么严重,要不要回国避一避;一个男士问,在中国要不要剪鼻毛。“我们的医生回答,要不要剪是个人问题。但是保护身体,鼻毛是越多越好。”


期待中国政府立法治污

  不过,不太重视自身的保护措施,并不意味着老外们对中国空气污染的忽视。他们的关注点,更多在制度层面。一些外国人甚至开始关注起中国的“环境权”立法。

  “我刚刚来到中国,但这样的环境让我觉得挺懊恼。”玛旺说,“我知道这是中国工业发达的一个表现,因为这些污染物来自工业废尘,是太多的工厂所致,说明工业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比较高的阶段。但在法律方面是个空缺,没有出台针对污染的法规。我会顶着雾霾照样出门,但总归不好,感觉很脏很恶心。”

  “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我是一个外国人,你们是中国公民,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大家都完全算不上赢家。工厂生产的时候排放污染,同时获得了可观的利润,但我们是无利可图的。这完全不公平,他们负责制造污染却获利,而我们是受害者。政府难道不应该解决问题吗?”玛旺补充道,“已经有些国家依靠法律法规治理好了污染问题。在欧洲,人们对环境治理是非常重视的,而且是越来越重视,这方面的法律也很严格,不论是空气污染还是土地污染。所以说,在法律方面中国真的还需努力。”

  他甚至还提出了自己的“不理解”:“我在报纸上读到,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政府下令停止了工业生产,把天空还原得很清澈。所以这其实证明了政府是有这个能力的,是可以治理好的。为什么现在又变成了这样?我听说如果你生活在北京的话,每天呼吸那里的空气就相当于吸21支烟。你能想象吗?”

  杰夫原先住在美国纽约城区,在他心里,自己原来的居住环境在父辈心里也算是“空气质量比较差”的一类。“但是如果要跟我在上海经历的比,或者北京人每周都在经历的空气质量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记得第一次我从中国回到美国老家,下车第一件事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好新鲜的空气’。我父母都用怪异的眼光看我—他们不知道我有多久没呼吸到新鲜空气了。”杰夫将当下的空气污染归咎于人们的环保意识淡薄,以及消费观念的扭曲。在这一点上,他觉得美国人与中国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在美国的大城市,也一样面临污染问题”。


 “污染会动摇我们长居的念头”

  有消息称,中国的PM2.5数据正像一个挑战者,让外国人甚至一些中国人因雾霾天气而“逃”离中国。某外企甚至开始支付在京外籍雇员15万元“危险津贴”。

  英国《金融时报》就把北京的雾霾天气形容为“空气末日”,并采访了一些决定离开北京的外国人。据日本《四国新闻》日前报道,日本香川县共有57家企业到中国办分厂,但因一些地方空气污染严重,部分日方人员已感到不适。川田工业在江苏省设有工厂,企业负责人称:“要关注公司职员的健康。如果当地污染继续恶化的话,将考虑让职员留在住所办公。”坂出市一家服装厂的负责人表示“不得不考虑从中国撤退”。日本咨询公司大和总研的一名金融学家表示,空气污染可能导致日本对华投资成本增加。相比其他国家,日本在中国的企业数量最多,超过3万家。《产经新闻》称,为避免风险,日企会加快向东南亚国家迁移的速度。

  不过,这些有关在华外企“撤离”的消息,在普通的老外们眼里显得有些“夸张”,他们有关在华计划的调整,更多是一种长远的考量。

  “其实我很爱中国,也很享受我在这边的生活。但如果有一件事让我不得不离开的话,那一定就是这个(污染)了。这涉及到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很多问题,连吃的喝的呼吸的都不能放心,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如果整座城市都被污染吞噬了,我是没有在这边待上10年的打算了。”经历了上海严重雾霾的艾玛,如今也开始调整她的在华计划。不过她也表示,自己并不会立刻离开。

  “我听说一些住在北京的法国人,因为不想让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已经搬回法国了。我在这边有很多年纪相仿的朋友,目前在上海工作生活,雾霾虽然只是暂时的,但会动摇我们长居的念头。”艾玛补充道。

  杰夫开始考虑长期处于空气污染下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我听说污染会对生育能力造成影响。这让我有一些担忧,如果我打算组织自己的家庭的话,中国可能就不太适合我居住了。”他说。


  一些留学生如李睿智、罗兰德,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雾霾而过多影响他们的在华计划。李睿智说:“面临毕业,我还没有考虑好是否继续留在中国,或者回到韩国去。这个需要多方面因素权衡,比如工作就会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当然,她也认为,中国的空气污染在短期内不会有任何改善。

  长居上海的帅帅则称,近期一些新闻报道将大量的外国人离开中国归咎于严重的雾霾,“可能有些误会了”。他说,身边的朋友们虽然会谈论离开的想法,但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最近外国人离华的原因“应该是大家回去过圣诞节了”。“每年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人回家过圣诞节。因为就跟中国的除夕一样,圣诞节在西方是很重要的节日。”


================================

雾霾天气持续引关注 中国各大城市空气达标天数不过半


中国官方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上个月,中国各大城市平均有半个月空气质量不达标,有的城市空气质量全月只有一天达标。北京周边的河北省空气污染最为严重,在中国大陆空气质量最差的10个城市中,河北省就有7个。

中国环保部星期五公布了今年11月份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及直辖市、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等74个城市的空气质量状况。数据显示,上个月,仅福州、海口和珠海三个城市的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比例为100%, 有36个城市达标天数比例不足50%。11月份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位城市分别是:石家庄、保定、邢台、唐山、邯郸、济南、太原、廊坊、乌鲁木齐和衡水。

中国各地的雾霾天气近来持续引发舆论关注,互联网上也出现了不少对此调侃的段子,例如:“北京人说雾霾严重:站在天安门广场,看不见毛爷爷;上海人听见说:哼!今早我们打开钱包抽出一百元,也看不到毛爷爷啊!经过上海人民几个小时的不停呼吸,空气质量终于稍有改善。” 

在陕西省会西安,大雁塔被雾霾遮住而“消失”的照片,日前也引发网民猜测“莫非,大雁塔被发射了?”

现在住在石家庄的原河北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星期五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空气污染和雾霾天气,已经严重影响了当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活。

“这两年越来越严重。11、12月更严重。风少、空气冷,污染严重,散不出去,石家庄的地形也有关系,有风的天好一点,没风的天基本上都是雾霾天。大家很无奈,只能戴戴口罩,门窗都不敢开,外面的空气很差。我本人,有慢性气管炎,这种天不敢轻易出去,出去要戴口罩。总而言之,石家庄的空气是越来越差。”

中国环保部的数据还显示,上个月,全国74个城市平均超标天数比例为47.7%,其中轻度污染占29.1%,中度污染占10.5%,重度污染占6.6%,严重污染占1.5%。超标天数中,PM2.5为首要污染物的超标天数为73.4%,PM10为首要污染物的天数为22.2%。与10月份相比,主要污染物月均浓度除O3外均有上升,其中PM2.5上升3.9%,PM10升7.1%,NO2升12.8%,SO2升45.5%,CO上升0.6个百分点。

对于当地空气污染的成因,朱欣欣分析说:

“石家庄市区里拆了很多烟囱,集中供暖,还是不错的。但周边地区有很多污染企业,比如西边有水泥厂,污染很严重。跟周围地区的工厂污染也有关系,因为整个河北地区污染都很严重,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还有就是季节性焚烧桔梗。但主要是工业污染,化工、火力发电厂都是污染的源头。”

官方中新网报道,11月份,中国大陆74个城市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比例范围为3.3%~100%,平均达标天数为52.3%。也就是说,在整个11月中,最差的城市空气质量只有1天达标,74个城市平均有15.69天达标。


在美国纽约的美华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对此评论说:

“我刚刚从大陆回来。我在南方旅行的时候,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等地,华东地区也遭受雾霾污染,空气质量非常差。原来中国雾霾主要在华北地区,河北、北京周边地区、乌鲁木齐、新疆有雾霾,但现在全国大部分省份和城市都出现了雾霾。中国官方数据说最差的城市只有1天达标,我看,达标的时间连1天都不到,基本上看上去天都是雾茫茫的。即便是大晴天,太阳当空照,看上去太阳还是雾茫茫的。”

中国很多城市近日针对雾霾推出了应急预案。广州环保局12月18号在其官网上公布的《广州市环境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规定,当广州市空气污染达到二级预警时,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停驶公务用车20%;禁止露天烧烤;责令不稳定达标污染源停止排污。当空气污染达到一级预警时,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停驶公务用车30%;除保障城市正常生产、生活的机动车外,对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建筑工地暂停喷涂和粉刷等作业。

河北衡水的空气污染红色一级响应措施则包括:关停VOC(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企业;大型超市、商场(不包括专门经营食品、药品的),以及涉VOC排放的服务业酌情减少营业时间;中小学、幼儿园停课;企事业单位根据情况实行弹性工作制;关闭景观灯光;停止举办大型户外活动等。

北京的《新京报》12月18号报道,北京今后将通过人工增雨等方式,开展人工消减雾霾的科学试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l-12202013131849.html#.UrURQC2gRQU.facebook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