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三峡工程毁坏了立国根基



二○一一年五月十八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有条件地将三峡工程的一些不利影响摆到公开的媒体平台上。这条消息对中国民众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震惊。从一九九一年到二○一一年这二十年,中国老百姓常常听说的是「三峡工程防万年一遇的洪水」,「三峡工程照亮半个中国」,「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三峡工程只有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才能建成」,「三峡工程创造N个世界第一」,「三峡工程是中国人百年的梦想」,「高峡出平湖,梦想成真」……这一系列的片面宣传,通过无数次的重复,灌输给了百姓。现在突然听到三峡工程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如移民安置问题、生态环境破坏、地质灾害频繁、长江中下游航运受阻、上下游供水矛盾等等,而且还是出自国务院之口,就像当年听到毛泽东的最亲密


战友和接班人林彪突然成了「大卖国贼」一样,简直难以接受。



  如何认识三峡工程



  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是防洪,发电,航运和南水北调,为了减少水库泥沙淤积,实行「排浑蓄清」的运行方式。其实三峡工程的目标是互相矛盾的,目标和「排浑蓄清」也是互相矛盾的,不可能同时实现。从二○○三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的运行来分析,唯一能够实现的目标是发电,而防洪,航运和南水北调目标则无法实现,「排浑蓄清」也被二○○八年和二○○九年的向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正常蓄水位线冲击失败实践证明是不可行的。



  一边是三峡工程的发电效益(大约每年二百亿元的发电收入),另一边是为此的付出:几百平方公里土地被淹没;超过一百四十万居民被迫搬迁,处于无出路的状态;近百种稀有和地区特有植物和动物种类受到灭绝的威胁;河流自净能力减弱,库区发生富营养化现象,水质污染,老百姓不能把三峡水库的水当作饮用水源;水库和上游河道的泥沙砾石淤积,重庆港被淤积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事实;三峡库区及上游洪水威胁增加,百年洪水淹没线持续上升;地震、滑坡、岩崩地质灾害增加,近期内,巴东、巫山、秭归新城必须全部搬迁重建,部分公路桥梁也必须重建;泥沙砾石不断淤积增加,水库水位持续上升,波浪淘岸,新的滑坡、岩崩不断产生,三峡库岸将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受水库影响,气候发生变化,蒸发增加,降雨模式发生变

化,极端气候出现更加频繁;受三峡水库水位人工控制变化的影响,海拔一百四十五米至一百七十五米之间出现动植物死亡的消落带,这一带将成为瘟疫和传染病流传地区……。三峡工程的利弊,孰大孰小?这本不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三峡工程的决策错误有多大?



  一句箴言:「圣人出,黄河清」,于是有了黄河三门峡大坝。毛泽东几句诗词:「高峡出平湖」,又出了个长江三峡大坝。按照「高峡平湖」的原则,中国政府在三峡库区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处标出了红线。在红线下的居民为移民,移民安置在红线以上的地区進行。通过二○○三年来的蓄水实践证明,三峡水库不是平湖,而是斜湖。水库的水力坡度随着水流量的大小而变化:流量大,坡度大,流量小,坡度小。目前水力坡度基本和三峡工程论证泥沙组预测的在二十年一遇洪水流量时的水力坡度万分之零点七一致。当二○一○年七月出现十五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时,三峡坝前水位和重庆水位达三十八米。如果未来出现百年一遇的洪水,三峡大坝发挥防洪效益,动用全部防洪库容,坝前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水淹重庆是必然的结果。



  必须指出的是,泥沙组预测的水力坡度万分之零点七,是三峡水库形成后初期的状态,此时三峡水库处于严重淤积状态。而要让三峡水库恢复到冲淤平衡的状态,这个水力坡度必然要变大,向建坝之前的万分之二回归。否则三峡水库永远处于淤积状态,直至水库淤满为止。



  「高峡出平湖」是错误的。那么这个错到底有多大?按照一位名叫伊文的网友的说法,赞成三峡工程上马的从中央到地方的干部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三峡工程毁坏立国的根基




  之前,笔者一直以为关于三峡工程的争论,是工程技术上的争论,而且也是致力指出技术上的一些错误,如过高估算了三峡船闸通过能力等。自从看到伊文的评判后,觉得很有道理。笔者认为,三峡工程毁坏的不仅仅是母亲河长江的生态系统,而是立国的基本原则。



  有人说,三峡工程经过全国人大代表审查批准,是民主决策的结果。根据李鹏日记透露的实情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担心全国人大代表投票反对三峡工程,江泽民自告奋勇地到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会议,要求党员代表投票支持中央的决定。最后全国人大三分之二代表表示同意,这和共产党代表比例基本一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是批准一个工程的必要条件,而一九九一年一月国务院是在无有效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情况下批准三峡工程的。国务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已经构成事实。



  用三峡工程当试金石,考验地方干部是否对中央政府忠诚。威胁地方政府官员,不许说出安置移民容量的真相,妨碍三峡工程决策者,就地撤职。



  干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撰写的独立性,强迫更改生态环境组的报告和报告结论,将弊大于利改为利大于弊。



  违反科学报告的审查程式,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人又成为审查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人,使审查失去公正性。



  利用社会上发生的政治事件将三峡工程反对者抓入监狱,焚烧反对派意见的书籍,对反对派在政治上施加迫害,不让反对者有发声的机会。



  三峡工程审批之前,由中宣部组成「4836」办公室,组织大规模的宣传并审查有关三峡工程所有的稿件,包括社论、评论、通讯、专访、新闻等等一切文章。片面的宣传导致了错误的决策。



  暴力拆迁和征地始于三峡工程



  中国百姓现在憎恨暴力拆迁和暴力征地。而暴力拆迁、暴力征地正是从三峡工程移民开始的。国务院制定的条例,凌驾宪法之上,禁止移民依据法律寻找解决问题的道路。动用国家机器,将反对的移民抓入监狱。迫使移民走上刺杀移民官员的极端道路。



  中共又制定不合理的移民政策,为三峡移民子女高考加分,破坏「考试面前人人平等」原则。



  现在,三峡工程的移民红线从原来的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提高到海拔一百八十二米。《三峡后续工作规划》的重点就是安置由此而产生的新移民和受滑坡威胁的居民。就像《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规划》成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一样,这些移民就不再是三峡工程的移民,而是三峡(地区)的(生态)移民,他们的子女不享受高考加分的待遇。这对于三峡工程的新移民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们现在正展开「正名」的抗争。


  中共对三峡工程的种种恶行,罪无可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