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

苏格兰独立公投进入百日倒计时


预定9月18日举行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如今剩下不到100天。

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Alex Salmond)说,支持苏格兰独立阵营的信誉,将会领导独立派取得胜利。

不过,反对苏格兰独立的阵营则说,独立派是“来日不多”。

根据民意调查,反对独立的一派仍然领先,但是赞成独立一派已经追赶上来。

赞成独立派说,他们的调查显示许多未决定选民转为支持独立,比例是转为反对独立的两倍。


萨蒙德说,一百天的时间足以扭转现在的差距,他强调“时间不是问题,但是我们的说法要赢”。

他指责反对独立一派的说法,坚持独立的苏格兰,会比留在联合王国之内繁荣的多。

反对独立的“最好还是在一起”(Better Together)运动领导人达林(Alistair Darling)说,支持独立的一派一直设法、但是却未能够找到应该独立的证据。

在工党政府时期曾经担任财相的达林,相反地反对独立的党派却有证据佐证,他表示,英国政府进一步下放权力给苏格兰议会就是一个例子。

达林说,反对独立的三个苏格兰政党,或许在其他方面有很多的不同看法和意见,但是在苏格兰独立的问题上,“这些政党都是差不多的”。


=========================



英国首相卡梅伦周五(2月7日)在伦敦的一次讲话中呼吁苏格兰人在今年9月的独立公投中选择留在英国。

卡梅伦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发表的讲话中将向苏格兰公民呼吁:“我们想要你们留在英国,因为如果苏格兰独立,英国将有深远损失”。

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 Party)籍的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副部长尼克拉·斯图尔金(Nicola Sturgeon)表示,卡梅伦在伦敦发表这番讲话,而不敢在苏格兰或其它地方辩论这个议题是懦弱的行为。
卡梅伦讲话中援引在2012伦敦奥运会上赢得65枚奖牌的英国代表队的精神。

他表示:“对我来说,奥运会最好的事情不是赢得胜利,而是红色、白色、蓝色(编者:英国国旗的组成色)”。
他说:“那个夏天爱国主义走出阴影,进入阳光下,每一个人都一同为英国队欢呼”。

约4百万16岁以上苏格兰人将参与于今年9月18日举行的独立公投。

卡梅伦还在讲话中表示,是否留在英国是苏格兰人自己的决定,“我热情地确信,留在英国对他们有益,因为这样苏格兰有空间做决定,同时仍然享有作为更大国家一部分所带来的安全”。

卡梅伦强调,尽管有4百万人能够在苏格兰全民公决中投票,但是全英国6300万人都将受到深远影响。

“那就是为什么这番讲话不是针对苏格兰人民的,而是针对英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人民的,没有苏格兰的话我们会受到巨大损失”。

“这件事情关乎我们所有人的未来,英国的每个人都能在这场讨论中发言。”

卡梅伦表示,英国是一个“强有力的品牌”,苏格兰独立会损害英国自身的名誉。

“事实是,一个统一的英国在世界上更重要,我们不能对苏格兰独立公投过于自信,因为结果仍然悬而未决。”


===================

分手快樂 英格蘭支持蘇格蘭獨立的理由

考量聯合王國未來,英格蘭有支持蘇格蘭獨立的理由(美聯社)

根據3月一份民調顯示,6成英格蘭及威爾斯民眾希望蘇格蘭繼續共組聯合王國,不要獨立。除了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哈利波特作者羅琳(J. K. Rowling)與流行樂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等名人也加入挽留蘇格蘭的行列。大部分的論述皆聚焦於蘇格蘭究竟該不該選擇離去,英國學者協會(British Scholar Society)總編輯格拉斯(Bryan Glass)博士則撰文主張,英格蘭也有支持蘇格蘭獨立的理由。為了聯合王國的長期利益,英格蘭應當放下歷史情感,解決這個削弱全國實力的內部衝突。
最大限度自治 不能完全解決矛盾

首先,在完全獨立的選項以外,最熱門的可能是「最大限度自治」(devolution max)。目前制度下,蘇格蘭從英國財政部(HM Treasury)得到一筆公共支出的整數補助(block grant);相對於分項補助(categorical grant),整數補助給予地方政府較高彈性,可將款項分配運用在不同領域。

最大限度自治則要求蘇格蘭政府自行掌握徵稅的權力。如此一來,蘇格蘭可以自行負擔絕大多數的地方支出,但還是會上繳一些費用給英國政府,作為國防、外交等全英統一政策及服務的支出。卡麥隆已經承諾,若蘇格蘭最後選擇留在聯合王國,將會獲得更多權力。許多人預測,增值的權力會相當於最大限度自治的情形。
然而,有些人認為這種交換式的權力下放有如賄賂蘇格蘭人民,且只能算是一種短期的解決方案。就如今義正嚴辭地要把蘇格蘭從英國手中解救出來的蘇格蘭民族黨(SNP)所言,很難相信SNP領導下的蘇格蘭政府會真正滿足於擁有「最大限度自治」。而當蘇格蘭的獨立勢力更為強大時,去中心化的聯合王國可能會演變為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強權對峙,這種情況對彼此都沒有好處。

財政空間可用於其他地區

從英格蘭觀點看來,蘇格蘭獨立也可能給出財政上的空間。英國財政部以巴奈特公式(Barnett formula)計算分配給蘇格蘭、威爾斯與北愛爾蘭的公共支出金額,基本原則是依照人口比例分配。但目前蘇格蘭人民在公式下享有額外補助,包括英國國民保健服務(NHS)與教育等範疇,每人大約比全英平均值多出1300英鎊(約新台幣6萬7700元)的公共服務額度。

雖然蘇格蘭人認為,比起北海石油向聯合王國進貢的大筆金錢,蘇格蘭對聯合王國依然是讓利的一方。但若蘇格蘭獨立,這項撥款就可以流向聯合王國的其他地區,提升基本人民福祉。

西洛錫安問題的解答

蘇格蘭的離去,也可以對西洛錫安問題(West Lothian question)給出一個回答。這是1977年蘇格蘭西洛錫安工黨國會議員戴利埃爾(Tam Dalyell),於下議院討論蘇格蘭及威爾斯權力下放議案時提出的一個弔詭問題:至少119位來自蘇格蘭、威爾斯與北愛爾蘭的議員,可以在影響全英的議題上發揮重要影響力,卻無法在地區上的議題擁有相等的發言權?也就是說,這些地區議員可以投票參與英格蘭地區的決議,而結果對他們代表的地區並無影響,戴利埃爾質問,「英格蘭人還願意忍受這種情況多久?」

另外一個爭議點是,英國設置在蘇格蘭西側法斯萊恩(Faslane)港的核子潛艇基地可能必須撤走。但英國政府曾釋出報告,顯示蘇格蘭政府的零核立場並沒有那麼堅決,可能透過貨幣同盟等其他談判條件,讓英國保留基地。

格拉斯表示,蘇格蘭與英格蘭已結為聯合王國超過300年,其中歷史情感的因素的確較難放下;希望大不列顛島領土完整的期望,也會影響英格蘭人的決斷。但事實是,聯合王國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大英帝國了,兩個王國都很難再從帝國形式的剝削中獲得好處。歷史教訓也告訴英國,內部的衝突會一再、持續地減弱英國的實力,弱化已經不如以往的國際地位。或許,支持蘇格蘭的獨立,對英格蘭會帶來更好的結果。


===================


回想1979年,苏格兰就权力下放举行公投之际,BBC记者曾经前往格拉斯哥采访一批小学生。现在,苏格兰独立公投步步逼近,BBC重新联系上当年那批学生,并且派记者重返同一所小学采访。都说童言无忌,一些00后的观点新颖、见解独特,大人恐怕无法与其争辩。

推开大门,我好像又闻到了那种久违的肥皂味儿。门吱嘎作响,面前是房顶高高的前厅,墙壁镶着木条,长长的通道贴着瓷砖。

回想一下,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在一条这样的走廊中,听到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内心恐惧不安,赶快找地方藏起来。

这是位于格拉斯哥南区的“佛罗里达山小学”。校舍是一座壮观、牢固的砂岩建筑,距离苏格兰崭新的国家体育场“汉普顿公园”只有一箭之遥。

正在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上,英国长跑名将莫·法拉赫等许多大牌明星都将来这里争夺金牌。

1979年,苏格兰曾经举行分权公投,决定是不是要成立自己的议会、掌握更多的权力。苏格兰人投了赞成票。不过,按照条文规定,只有支持率超过40%,公投结果才算数。那一次投票率太低,苏格兰只能继续保持原状。

当时,一名BBC记者前来“佛罗里达山小学”采访,询问孩子们怎么看权力下放。

孩子们脸上展现出灿烂的笑容。要上电视了,怎能不激动?再加上70年代的流行发式。档案馆中,这段纪录片立刻抓住我们的注意力。

那些孩子当年只有八岁,很多人根本不懂分权到底什么意思。


比如记者问,“(有了权力,)你将如何改变苏格兰?”,一个孩子回答说,“当然了,我们要有更多的糖多店!”

记者又问到,对于可能成为总理的那个人,你了解多少?孩子反问,“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头顶上秃了一大块的人?”

1997年,苏格兰再次举行分权公投,这一次,结果确实有效,苏格兰建立了自己的议会。今年9月18日即将举行的公投将决定苏格兰要不要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我也来到“佛罗里达山小村”采访。我知道,现在这群围坐在桌前叽叽喳喳、连说带笑的八岁孩子,对爱丁堡苏格兰政府的了解,恐怕要超过对伦敦英国议会的了解。但是,他们知道独立公投是怎么回事吗?

第一个女孩儿先是“嗯……”沉思了片刻,接着又和身边的朋友耳语商量,然后两人说,不太清楚。

但是,另外一个男孩非常自信。他说,公投的意思是,苏格兰希望能自己作决定,不要总是听从英格兰下命令。

我接着问,那么,你怎么看独立呢?他说他不能肯定。但是他接着又说,“如果苏格兰一座大楼坏了,英格兰可能给我们出钱去修好。”

这个八岁大的孩子,一句话居然成功概括了对立阵营的看法。

争取独立的人说,自主权是公投的关键目标,有关苏格兰的决定,必须要由苏格兰做主。

维护英国联盟的人则认为,现在苏格兰其实是脚踩两只船的既得利益者:一方面有自己的苏格兰议会,一方面又有四国联盟的强大金融后盾。

这个班的老师林达·博伊尔也在场,1979年她也曾接受BBC采访。她说,30年了,学校几乎没什么变化,令她吃惊。但是,说到公投,林达告诉我说,变化可大了。

原来街头拐角聚在一起聊天,现在都成了上社交媒体口诛笔伐。电视不再只有三个频道,所有的电视台都对公投大发见解。林达说,这就意味着,辩论的空间比原来大多了。

独立还是不独立?现在,这个问题主宰着苏格兰人的对话。分歧依然存在,你是“yes”还是“no”?简单一词有了新意:你是支持还是反对独立。

普遍预测,这次公投,投票率将相当高,超出80%。

回头再说学校。教室内,面前这群孩子把辩论的中心转向我的麦克风。我决定,那就充分利用一下麦克风吧。

我继续问他们,如果苏格兰投票决定独立,你最希望看到哪些变化?一个女孩沉思了好久,先是低头盯着地板,然后用手捂着脸。最后,她抬起头,看着我,用一种质疑的腔调严肃地反问,“能有更多的巧克力喷泉?”

我又去问一名满头金色卷发、满脸雀斑的男孩儿,你看呢?

他毫不犹豫、直接了当地宣布,“我要给苏格兰队自动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的机会!”

我看,所有的苏格兰人对此都会点头称是。

========================


苏格兰独立:萨蒙德称苏格兰即将创造历史

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蒙德说,苏格兰独立公投即将创造历史。他还形容这次公投是“国家被赋权的过程”。

萨蒙德呼吁调查他所说的财务部泄露敏感市场数据一事,包括如苏格兰独立苏格兰皇家银行计划搬迁总部到伦敦。

五家银行表示他们可能会把业务搬离苏格兰,约翰·刘易斯百货公司和艾斯达食品公司警告说物价可能上涨。

苏格兰皇家银行确认,如果苏格兰独立,他们将搬迁注册总部,同时坚称这次搬迁不会影响工作和业务。
萨蒙德指责英国政府在银行官方宣布之前故意向BBC和其他新闻机构泄露有关苏格兰皇家银行搬迁的消息。

他说英国政府意图危言耸听,目的是毁坏独立阵营。他还号召调查公务员泄露市场敏感信息。

然而,赞成统一的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质疑萨蒙德认为警告只是危言耸听。

布朗说:“有时候你可以忽略一些警告,但是你不能总是忽略所有的警告。”

在苏格兰宪政公投纪念日,苏格兰民族党领袖萨蒙德于爱丁堡的一次活动中对国际媒体讲话。

萨蒙德说:“他们现在已经成为危言耸听阵营中的一部分,并且人赃俱获。”

他还说:“我并不是反对任何相关公司,但是很明显的是,如果你昨晚简报市场敏感信息给一家广播公司,这意味着要在英国夏令时今早7点公布,这让财政部染指了这个故事,这也是展现反对独立阵营恐吓欺凌战术的绝好例子。”

文官长杰里米·海伍德勋爵拒绝了这个建议。在给萨蒙德的信中,他说员工仅仅“确认对苏格兰皇家银行应急计划的理解”,判断这个对“保持金融稳定”很重要。

他还补充说,他已就这个问题咨询过首相卡梅伦,卡梅伦表明这并不违反部长守则。

You Gov为《太阳报》(The Sun)和《泰晤士报》(The Times)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独立的阵营以52%比48%领先。前两次调查显示赞成和反对独立的投票已经不相上下。

17年前的9月11日,苏格兰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支持权力下放,近300年后苏格兰重新设立自己的议会。

苏格兰民族党领袖萨蒙德在这个纪念日说,下周的公投中“赞成”独立将是“苏格兰宪法进程”的延续,并会给苏格兰带来“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说:“苏格兰即将创造历史。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苏格兰。世界看到的是一个善于表达、和平、充满活力的辩论。”

==========================



苏格兰公投十大考量

一起过了300年,真的就过不下去了?要不要分家,先要掂量日子是分着过还是合着过好。
9月18日,苏格兰境内年龄16岁以上的居民将选择一个字,“是/否”(Yes or No),来决定苏格兰是继续留在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还是脱离英国成为独立的国家。

一字千钧。一个字背后是复杂纠结的考量。这里仅理出十大关键问题,希望就苏格兰独立公投给读者一个直观的了解。篇幅所限,今天先列出前5大因素。
经济

如果把大不列颠比作一个家庭,分不分家,说到底是算计日子究竟是合着过好还是分着过好。
苏格兰第一部长萨蒙德说,300年的“联姻”已经维持不下去了。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将跻身世界最富裕国家的行列。

富裕到什么程度?独立竞选阵营说,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将成为世界上第14个最富裕国家,超过法国、中国和英国本身。

这个“第14”的排行是根据“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 per person,推算出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per captia,显示的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一个国家的富裕程度。

苏格兰相对很少的人口意味着更少的人来分GDP,因此分到每个人头的份额更大。

但是,苏格兰政府的这个推算是根据目前的联合王国的构架。一个独立的苏格兰是否更富裕,要看随后分家的具体协议,桌椅板凳、沙发立柜归谁。还要看大公司企业的投资意向会发生什么变化。
货币

8月份举行了公投两派阵营的两次电视直播辩论。第一次,一项干巴木纳的反独立竞选领导人,前工党政府财相达林一反常态咄咄逼人,连声追问,如果伦敦不同意货币联盟,不让苏格兰继续使用英镑,萨蒙德有没有第二选择、B方案?

一向“能言善辩”的萨蒙德显得支支吾吾。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倒底用什么货币是萨蒙德失分的关键。
第二次,也是公投前最后一次电视辩论,达林“故伎重演”,而萨蒙德则是有备而来。萨蒙德说,B方案有,不但有一个,而是三个。但是,萨蒙德说,我不准备拿出来。因为你拿着第二选择到谈判桌上,你只能得到第二选择。

“求乎上而得乎中,求乎中而得乎下”,中国的《孙子兵法》早有总结。

萨蒙德亮出了一条底线:如果公投苏格兰人民选择独立,他会要求苏格兰人给予他“授权”。如果苏格兰人“授权”继续使用英镑,那么苏格兰就要力争继续使用英镑。萨蒙德说,继续使用英镑是苏格兰的最好的选择,也是对英国最有利的双赢选择。

萨蒙德挑战达林,如果苏格兰人民选择继续使用英镑,英格兰央行敢违背苏格兰人的意志吗?不让用英镑,苏格兰分摊的英国债务怎么算?

达林反唇相讥,称萨蒙德在世人面前以“赖账”相威胁。但他面对苏格兰“继续使用英镑”的挑战,似乎没有拿出英国的B方案。
人口

人口对独立与否的选择重要吗?当然。

根据最新人口普查,英国人口总数6410万人,苏格兰人口占了总数的约8%。

人口总数的变化,意味着工龄/养老金人口比例的变化,进而会影响到税收、养老金、移民控制等一系列政策。

英国整体面临人口老龄化困扰,苏格兰尤甚。苏格兰领取养老金人口预测到2035年增长2.9%,高于英国全国的1.7%。

这里就涉及与中国读者可能发生关系的一点,即移民政策。

苏格兰政府说,一个独立的苏格兰会提出一个类似澳大利亚正在实行的积分制移民政策,目标是每年新增移民24000人,给工龄人口“补血”。苏格兰政府还将考虑引入学生毕业后工作签证PSW,以便在苏格兰留学的外国学生毕业后在苏格兰寻找就业机会。

政治

说道了人口,当然还涉及人们手中攥着的选票。

苏格兰第一部长萨蒙德说,现在是摆脱以伦敦为中心的英国议会的“枷锁”,苏格兰人民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了。

英国首相卡梅伦则说,大不列颠是世界上政治与社会联盟的最成功的典范之一。

9.18公投,如果是一个“独”字,将彻底改变英国的政治版图。

苏格兰传统上是工党的根据地,自民党也占一角,保守党则没有一席之地。

如果按照2010年的选举结果模式,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工党会失去41席、自民党11席。保守党则可以以微弱多数单独组阁,不必再与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
欧盟

如果把政治的范畴扩大点儿,如果苏格兰人选择了独立,一个独立的苏格兰“挂靠单位”在哪里?
苏格兰政府说,苏格兰可以根据欧盟条约第48章的规定申请加入欧盟。

反独立阵营则坚持,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必须依据欧盟条约第49章的规定提出入盟申请。

第48章、第49章,奥妙在哪里?简而言之,第48章也被称作“内部扩大”,苏格兰加入欧盟只履行一个“转正”手续。

如果是按第49章办,苏格兰则要先退出欧盟,然后作为一个新的非欧盟成员国履行申请和审批手续。
两派阵营各执一词,但最终还是要由欧盟说了算。同样,一个独立的苏格兰与北约的关系,也存在争议。我们下周接着分析。

分家不分家,日子哪个更好过,苏格兰人不仅要掂量眼下的柴米油盐,还要考虑今后的日子,不但是自己这一辈子,还关乎子孙后代的长治久安。

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国防安全当然是明面上摆着的。

国防

苏格兰政府说,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将立即申请加入北约,把与英国联合的北约成员身份“转化”为独立的北约成员国身份。背靠大树好乘凉,似乎只是履行个变更手续而已。

北约秘书长拉斯姆森不得不出面澄清,如果一个独立的苏格兰想加入北约,必须作为一个新的独立国家提出申请。

北约现有的28个成员国必须每一个都同意,苏格兰才能被接纳为会员。而每一个北约成员国都可以提出要求苏格兰达到的条件。

拉斯姆森说,成员国资格的谈判可能很顺利,也可能很费周折。他指出,一些最新的成员国是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后才被接纳的。

苏格兰政府说,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将保持一支15000人的正规军和5000人的后备役。国防预算25亿英镑。
一旦苏格兰独立,英国陆海空三军的规模和实力都会受到严重的打击。苏格兰独立对英国的国防安全带来的影响,让英国的将军们忧心忡忡。英国国防部甚至没有一个正式的对应预案,显然是寄希望于公投的结果是不分家。

核武

英国的核威慑力量是一锤子买卖,全部部署在三艘核潜艇上。而三艘核潜艇的基地在苏格兰。

苏格兰政府说,苏格兰一旦独立,将寻求以“最快的速度”将三叉戟核导弹潜艇从苏格兰境内撤出。

核潜艇搬家,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的报告说,“虽非不可能”但会“非常困难”。 报告说,在英国其它地方建成一个新的核潜艇基地,至少要10年以上的时间。

反核是执政的苏格兰民族党的一贯立场。实际上,直到2012年,苏格兰民族党才投票放弃了坚持了30年的反对北约的立场。

反独立阵营质疑,苏格兰第一部长萨蒙德一边要把核武器扫地出门,一边要求加入一个以核威慑为保障的北约,如何自圆其说?

搬迁的巨额费用和直接、间接的工作机会的损失,也是苏格兰人投票前要掂量的。
能源

能源保障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上个世纪70年代北海油田的发现,彻底改变了英国的能源战略。

北海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是苏格兰政府争取苏格兰独立的“王牌”之一。

然而,北海海底还有多少桶油、多少立方米天然气,还能开采多少年,两派阵营各执一词,各有各的专家,各有各的权威数据。

关键不在油桶的数量,而在于能从中“榨取”多少收入。

双方争得面红耳赤,似乎忘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石油是化石燃料,采一桶少一桶。还能采20年也罢、40年也罢,总有采完的一天。即便是按乐观的估计再采40年,不过一两代人,以历史的眼光看,更是一瞬间。

苏格兰人投票的时候,不但要想到北海有油可采的时候,还要想到油采完以后,留在联合王国还是独立,哪一个更有可能致力于发展替代能源。

养老

英国人口总数6410万人,苏格兰人口占总人口的约8%。

英国整体面临人口老龄化困扰,苏格兰尤甚。苏格兰领取养老金人口预测到2035年增长2.9%,远高于英国全国的1.7%。

领取养老金的人口比例越高,意味着工龄人口纳税负担越重、推迟退休年龄的压力越大。

苏格兰政府说,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将能提供一个“负担的起的、公平的和有效的养老金制度”。

伦敦政府说,英国的养老金制度通过整合资源、分散危险而行之有效,苏格兰独立将威胁到养老金保障。

BBC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选民列出的十大最关心的问题中,养老金高居第二,仅次于经济。

老有所养,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基本标志之一。
未来

9.18苏格兰独立公投,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苏格兰人选择了“yes”,就要准备承受一个新国家诞生要经历的“分娩”痛苦。这个过程不是一年半载而是数年甚至更长。

如果苏格兰人选择了“no”,就此不再言公投。要求伦敦进一步放权,争取苏格兰更高度自治是下一步,双方将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因此,无论9月18号投票的结果是“yes”还是“no”,联合王国将不再是过去的联合王国,苏格兰也不再是过去的苏格兰。


======================


各国媒体评苏格兰公投 普遍担心骨牌效应

过去一周来,苏格兰独立公投成为全球许多国家的媒体关注焦点。而不少分析家都认为,如果苏格兰独立的话,将为欧洲其它地区的独立运动带来刺激作用。

“无法弥补的打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驻伦敦特派员警告说,英国主要政党领袖们面对很多挑战。有人认为,一旦支持独立阵营胜出的话,首相卡梅伦除了引咎辞职外别无其它选择,而工党领袖也会失去让他在英国议会中得以生存的重要选区,至于自民党也是一样。

意大利时事评论员尼阿达在该国财经报章 《24小时太阳报》上则表示,虽然苏格兰独立的经济影响大,但其在政治层面上造成打击更大,因为苏格兰一旦独立“对英格兰人来说,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打击,而且对未来国家定位也产生严重危机。”

德国时事评论员萨斯克也在该国中间偏左报章《南德意志报》上批评英国政党只是关注苏格兰独立的财经影响,而没有强调“已经存在了200多年的联合王国所带来的好处”。

至于西班牙巴塞罗那报纸《先锋报》则把苏格兰独立于该市所属的加泰罗尼亚争取独立运动相比较,“你需要作的是看看英国过去几天来的发展,这样就不会对加泰罗尼亚的情况感到奇怪了。这就是现实,而你是永远不能罔顾现实的。”

匈牙利经济新闻网站Portfolio则警告苏格兰独立对欧洲地区可能带来的骨牌效应。该报说,“如果苏格兰独立公投成功获得通过,而苏格兰真的脱离英国而独立的话,欧洲一定会受到苏格兰独立的传染。加泰罗尼亚、巴斯克、弗兰德甚至威尼斯等都会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因为这将更鼓励他们争取本身的自治。”
“大英帝国的终结”

俄罗斯媒体普遍认为苏格兰有可能脱离英国的前景相当严峻。

官方控制的Rossiya 1电视台警告说,“挽救大英帝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官方报章《俄罗斯报》也表示,苏格兰一旦独立,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地位也会不保,“卡梅伦不但会失去首相职位,还会背上使国家分裂的历史罪名”。

而中国媒体也普遍关注苏格兰独立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环球时报》表示,一旦苏格兰脱离英国,英国将成为“二流国家”。

至于《北京日报》则指责英国“双重标准”,因为英国“在国内坚持统一的原则,但在海外则鼓励分离主义。”
“承诺与威胁”

伊朗保守派媒体则不支持苏格兰独立,但认为,英国的政策反映出惊慌失措的迹象。

伊朗半官方通讯社“法尔斯通讯社”说,“随着苏格兰脱离英国的可能性逐步增加,那些反对分裂的英国官员开始使用双管齐下的方式,说服支持独立的人改变主意:承诺与威胁。”

伊朗保守派报纸《使命报》认为,“卡梅伦甚至准备向苏格兰人民做出更大的让步,而这些让步在不久之前还被英国政客和政府官员视为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